看醫生,第一句話該這么說,可惜大多數人都不知道

書單君有一位朋友,最近差點被情緒擊垮。

她正值三十而立的年紀,有房有車,生活和事業一片光明。但她的父親幾個月前突然被查出癌癥晚期。

剛得知消息時,她很崩潰。但她很快從確診時的以淚洗面中站起來,開始爭分奪秒地在各大醫藥類APP和癌癥病友群里搜尋一切能找到的信息。

最終她不僅找到了一款可以控制病情的藥物,而且還發現了一個共性規律。

這個規律是:那些癌癥晚期依舊生存了六七年的人,盡管治療方式不太相同,但他們都有著積極樂觀的心態、強烈的求生欲望并且保持每天簡單的運動,還有家人的精心呵護。

于是,她開始帶父親在治療期間去公園散步,看京劇,幾個月的努力換來的是父親病情的階段性穩定。

從這個朋友的故事中我們意識到,當面對或大或小的疾病和醫療過程中的各種不確定性,以及誤診的客觀存在時,無論作為患者還是家屬,都不應該只做“被動醫療者”,只將自己輕易扔給醫生。

今天,書單君想推薦給大家的這本《醫生最想讓你讀的書》,作者杰爾姆·格羅普曼是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美國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主任。

它講述的是:

當醫生在治療患者時,他們是怎么思考的?為什么阻礙康復的一大殺手——誤診接二連三地發生?作為患者我們如何做才能降低誤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幾率?如何與醫生配合好,找準病因、為康復加速?

讀完這本書,你就知道如何去做一名“對自己負責的患者或者家屬”。

或許,在將來某一天面對疾病時,你心中的恐懼能夠削減一些,取而代之的,是從容與淡定。

影響醫生診斷的兩大殺手

竟然都不是缺乏經驗

前幾天,書單君拋給身邊人這樣一個問題:高明的醫生與普通的醫生之間的差別在哪里?

很多人的答案是:經驗。

在大部分人的理解中,都覺得經驗是影響醫生診斷、造成誤診的主要因素。

而在《醫生最想讓你讀的書》中揭示的真相,則讓人大跌眼鏡。

在一項對醫療中所犯錯誤的研究發現,大多數錯誤源自醫生的思維缺陷及由此產生的認知誤區,而不是技術上的錯誤或者經驗上的缺乏。

這是造成醫生誤診的第一大殺手。

一項對造成患者嚴重傷害的誤診進行的研究發現,出錯的原因大約有80%應歸結為一連串的認知錯誤。

另一項對100例誤診的研究中發現,其中僅有4例誤診是由醫學知識不足造成的。

醫生犯錯誤通常不是因為知識不夠,而是因為掉入了認知誤區。

在一名被誤診了15年的病例——安妮·道奇的故事中,我們就能看到這一點。

安妮在20多歲時發現食物跟她“作對”。吃完飯后,就好像有一只手緊緊地抓住她的胃使勁地扭。

15年中她看了無數醫生,做了數不盡的檢查,體重卻在不斷下降,還出現骨質疏松等各類病癥,精神狀態也幾近崩潰。

她一直被診斷為腸易激綜合癥。

這樣的誤診直到她遇見一名胃腸病醫生法爾查克,才終于找到病因:她只是對一種谷物過敏,只要避免攝入,就會逐漸康復。

她的誤診來自于疾病被限定在一個狹小的范圍內。

之前的所有醫生都忽視了和既定診斷相矛盾的信息——為了增強體質,安妮強迫自己每天吃下的意大利面和麥片帶來的腹瀉早已說明了她的過敏。

另一個造成醫生誤診的殺手,是內在的情感,有時它甚至是導致思維錯誤背后的推手。

大多數人認為醫療決策是一個客觀而理性的過程,不受情感的干擾。

然而,事實正相反。

醫生的內心狀態、壓力程度都會對臨床判斷和行為產生很大影響。

情緒會削弱醫生的傾聽能力和思考能力。醫生對患者的喜好,也會影響對病癥的判斷和治療的決策。

研究表明,有時候患者能感覺到醫生的消極情感,但幾乎沒有患者知道這會影響診斷和治療,也很少會因此而提出換醫生。

醫療的過程是雙方的合力

不要把康復的責任單方面推給醫生

當思維缺陷和內在情感這兩大誤診殺手浮出水面后,我們需要做的不是去質疑醫生。

要知道,在診療之初,醫生與患者都不知道疾病背后隱藏的真相,以及治愈它的“最優路徑”。

這對雙方都同樣是一個摸索的過程。

作為患者或家屬的我們,需要轉變的一個重要觀念是:醫療過程,是醫生和患者及家屬的雙方合力,而不只是醫生單方面的責任。

這正是杰爾姆·格羅普曼寫作這本書的初衷。

作為患者或者家屬,你需要思考的問題是:

我們能夠做什么?就醫路上,患者、家屬與醫生的多角關系如何影響診療決策?如何協調才會促進,而不是促退?如何做才是雙方的合力,而不是內耗、導致病情的誤診和延誤?

杰爾姆本人就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醫生。當他自己生病時,找的都是經驗豐富的名醫,但卻依然被誤診,還差點做了不必要的手術。

杰爾姆說:

“醫生都會犯錯,思維方式是突破口。通過了解醫生的思考方式,了解如何更好地思考,我們可以降低犯錯的頻率和嚴重性。醫生非常需要患者、家屬幫助他們思考。沒有他們的幫助,醫生會遺漏診治的關鍵線索。這不是我做醫生時發現的,而是我在生病時,作為一個患者時發現的。”

所以,要做到合作,我們首先需要了解的是:診治患者時,醫生是怎么思考的?

出色的醫生是如何思考的?

對醫生而言,患者的身體和心理都需要被納入考慮之中,只有這樣才能有效地收集有關疾病的信息。

有的醫生在患者一進門就能夠收集到信息。

在前面提到的被誤診15年的案例中,法爾查克醫生在安妮一進門就開始觀察她的身體語言,以此了解她的身體和情緒狀態。

大多數患者深感擔憂和恐懼,而好的醫生,通常是“調心+調病”。

當時,法爾查克醫生看到的是一個被痛苦壓垮了的女人。所以他在交談中,首先透過提問去調動安妮。

一項研究在分析了成千上萬名各類醫生與患者之間的真實互動情況及錄像后發現:醫生的開放性提問方式和對患者情緒的反應方式,對調動患者的積極性和參與度至關重要。

患者放松地暢所欲言,是幫助醫生厘清疾病的前提。

法爾查克醫生通過充滿同情的回應,讓安妮變得自在起來,他經常表示“嗯嗯”,讓她知道他在認真傾聽。

醫生必須讓患者覺得他很有興趣聽患者想要說的話。

患者在講述自己的患病經歷時,其實是在為醫生提供他可能想不到的線索。

這一切都是為了幫助醫生判斷病癥。

在明晰了病癥后,醫生的另一項重要作用,是幫助患者搞明白他們想要什么。

很多患者在面對難以承受的診斷結果、一大堆繁雜的檢查和很多令人困惑的治療選擇時,都感到很迷茫,在眾多治療方案面前不知道如何選擇。

就像文章開頭書單君提到的那位朋友,面對晚期癌癥,她與醫生合力,最后發現并不適合化療,而找到了最適合的藥物治療方案。

而同樣面對癌癥晚期,有的患者選擇放棄治療,安靜地和家人享受最后的時光。

即使疾病相似,但患者的人生哲學不同,也會做出不同的決定。

醫生需要考慮不同患者的性格,這一點也讓杰爾姆在書中感嘆:醫學是科學與心靈的混合!

該如何做一名“對自己負責的患者”?

了解了醫生的思維之后,下一項需要思考的是,我們該如何做一名“對自己負責的患者”?

首當其沖的是,別被自己的情緒——那些崩潰、恐懼和擔心擊垮,這一點至關重要。

即使對最體貼的醫生來說,情緒強烈的患者都是巨大的挑戰。

他們會到處講他們的病史,對任何疼痛和痛苦都非常敏感,讓醫生很難把注意力集中到思考上,很難發現問題。

我們對自己的思維和情緒狀態的洞察對醫生會非常有幫助。

當然,遇到未知的疾病,情緒先行也很正常。

重要的是,當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對疾病的擔心時,你可以坦誠地告訴醫生自己的擔心,自己在害怕什么,也可以去詢問最糟糕的情況會是什么。

然后把焦點調整到身體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下面的對話,可以有助于作為患者或者家屬的我們來幫助醫生一起思考。尤其是第一句話,98%的人都說錯了。

“我覺得我們之間的溝通不是太好。”

當和醫生溝通不暢時,首先直白地指出。這會提醒醫生,你們之間的融洽性出了問題。而良好的對話基礎,是發覺病因的前提。

“我有什么感覺,這種感覺是怎么出現的,什么時候會出現。”

如果醫生沒有這么問,我們可以主動把自己的情況再講一遍。

重新講述可以幫助我們回憶起被遺忘的重要信息,也可以幫助醫生發現第一次被忽略或被認為不重要的線索,促使醫生在新的方向上尋找答案。

“和我發病部位挨著的是什么部位?”

這聽起來很基礎,但有助于避免錯誤。

“會是其他病嗎?是否可能不止一個問題?”

在這樣的對話中我們在幫助醫學的不確定性浮出水面。這個問題是避免思維錯誤的關鍵。

“最嚴重的情況是什么?”

如果你看的是急診,那么你可以做的是透過合適的提問,讓急診室的醫生慢下來。

而這個問題此刻不只是舒緩自己的情緒,更是讓醫生慢下來,會起到幫助他拓展思路的作用。

我們對醫生說的話以及說話的方式,會引導他們思考。

這不止包括我們的回答,也包括我們的提問。

???

其實,人人都在向著死亡邁進,醫生的職責就是把那些不應該“插隊”的人拉出來,再回去好好排隊。

當我們偶爾“插隊”了,自己也需要積極負起責任,與醫生合力把自己拉回來。

那么,從哪里做起呢?

你可以點擊文末彩蛋,測試一下,你是不是一名對自己負責的患者。

這將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作者 │ 娜娜 編輯 │ 止戈

圖源│《好醫生》《doctor異鄉人》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