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說《獅子王》是一部經典的動畫片?

「迪士尼」是一個被知乎認證的「機構帳號」,文末有對這位新朋友的介紹:)

迪士尼,獻給每個人心中的孩子:)

1994 年 6 月 24 日,迪士尼動畫電影《獅子王》正式在北美上映,不僅一舉打破動畫電影票房紀錄,更在迪士尼甚至全球動畫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就在前不久,迪士尼影業也正式宣布,將和《奇幻森林》導演喬恩 · 費儒一起,把《獅子王》重新搬上銀幕。這部動畫電影為何擁有經久不衰的魅力?今天,我們就為大家帶來當年主創團隊的獨家回憶錄,為你講述這部電影成功背后不為人知的故事!

項目之初,創意誕生

在從倫敦飛往巴黎參加《奧麗華歷險記》(Oliver & Company) 歐洲首映式的飛機上,一部動畫片的創意誕生了。這是一個發生在非洲的、關于獅子的成長故事。

電影制片公司在同年秋天就收到了 Tom Disch 創作的第一版劇本小樣(名為 The King of the Kalahari,后來更名為 King of the Jungle,最后定名為 The Lion King)。這是一幅充滿動感的非洲畫卷。隨著攝像機在撒哈拉的沙丘和剛果的叢林盤旋下降,你的耳邊將傳來深邃而恐怖的聲響,這讓你意識到這片黑暗大陸上遍布了許許多多的王國,不但有沙漠和叢林,還有獸王統治的廣袤草原。故事自此開始。

《獅子王》概念圖

剛完成《奧麗華歷險記》拍攝的 George Scribner 是項目之初選定的導演,在《獅子王》進入制片階段時,項目創作的大量腳本作品已經足夠塞滿一個大號紙板箱。辛巴曾經一度擁有「一大群兒時伙伴」,包括另一只小獅子(名為 Mee-Too)和一只大耳狐,這些角色「正如半個世紀前的小鹿斑比一樣,扎根于大自然」的敘事框架內。

團隊組建,東非采風

1991 年 11 月,一組動畫師和藝術設計師赴東非采風。 「當向導帶領我們來到懸崖之上,我們看到了美不勝收的極致景色」制片設計師 Chris Sanders 回憶道。「空氣是如此清新,你可以遠眺山坳、群山和峽谷。那里樹影斑駁,開闊無垠,我們看到五團雷暴雨云同時出現在視野中。」這次采風對電影創作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團隊導游向我們介紹了「Hakuna Matata」這個習語。他們不但對自然環境中的動物進行了研究,還考察了非洲的藝術和文化,這些觀察所得體現在了影片的諸多細節上,特別是在經典歌曲《I Just Can’t Wait to Be King》中,Sanders 對音樂進行了概念化演繹。「這段經歷幫助我們將各種元素融匯在一起,將迷人而現實的非洲搬到了熒幕上。」導演 Roger Allers 回憶道:「沒有這次旅行,就不會有這樣一部電影。」

《獅子王》概念圖

電影制作團隊從非洲回來后,Roger Allers 與 Rob Minkoff 組成搭檔共同執導,Scriber 則擔任項目顧問,不再任導演一職。 更貼近自然的故事版本初現雛形;故事的立意更高,在色彩方面也更加豐富。兩位導演前期參考了眾多西方和美國插畫大師的作品,并迅速組建了一支智囊團(他們剛剛完成《美女與野獸》的創作工作)「六位參與者把自己關在一間大房間里,屋里堆滿了畫紙和圖釘盒子,他們在那里進行了整整兩天的頭腦風暴,」Finch 寫道,「開發團隊所面臨的許多問題都得到了解決,電影框架初現端倪。」隨后編劇 Irene Mecchi 和 Jonathan Roberts 也加入了進來。

《獅子王》還是《風中奇緣》?

與此同時,工作室的動畫師們卻面臨這樣一個選擇:《獅子王》還是《風中奇緣》?《風中奇緣》是一部嚴肅的正劇,也是迪士尼第一次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動畫電影,由元老級藝術家 Eric Goldberg 和 Mike Gabriel 領銜制作;而《獅子王》則完全是試水之作,是第一部沒有原始素材的迪士尼動畫影片,可以說是一次實驗。「工作室幾乎所有人都愿意參與《風中奇緣》的創作。」Minkoff 回憶說。因此《獅子王》團隊的成員大多是新手。刀疤的動畫總監Andreas Deja 天資卓越,但他之所以加入完全是出于對另一部自然題材電影《森林王子》的喜愛。

人物設計 - 刀疤

手稿 - 木法沙和小辛巴

在著名自然節目 Wild Kingdom 聯合主辦方 Jim Fowler 的安排下,電影工作室還迎來了一些動物訪客。這和華特在創作《小鹿斑比》時的方法十分相似。此外,運動和解剖學專家 Stuart Sumida 還就動物的運動、行為和骨骼結構為大家作了一堂講座,以讓動畫中的角色更生動。

動人音樂,蕩氣回腸

令人印象深刻的配樂和歌曲也是影片成為傳世經典的原因之一。托尼獎獲得者 Tim Rice 從 1991 年初就加入了這個項目。他之前已經參與了另一部動畫《阿拉丁》。在能找到合適的曲作家的前提下,很快他便作為詞作者加入了團隊。Rice 向瑞典優秀的流行樂團 ABBA 發出邀請。但樂團正忙于參與一部歌劇,因此婉拒了邀請。隨后 Rice 建議請 Elton John 作曲,并向他介紹了《獅子王》的構思。據 Rice 介紹,這位歌手兼作曲家「非常熱情,幾乎是當場就拍板決定參與這部電影。」作曲家 Hans Zimmer 也加入了團隊,時常對 John 和 Rice 已經寫好的歌曲進行返工。

這里以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的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為例。最初,影片團隊讓丁滿和彭彭以搞笑模仿的形式演唱這首歌。Minkoff 和 Allers 拼命嘗試如何將這首歌完美地融合在影片中(在 DVD 評論音軌中,他們猜測 Rice 寫這首歌的歌詞寫了 18 遍),最后他們想到用詼諧的形式來表現這首歌曲。但在亞特蘭大的試映中,Elton John 提出了關鍵意見,表示他之所以加入是因為他想寫一首蕩氣回腸而又浪漫感人的迪士尼歌曲,并敦促制作團隊想辦法把歌曲與影片結合起來,避免諷刺意味的出現。他們確實做到了!

手稿 - 彭彭和丁滿

隨著電影音樂的成形,故事創作也接近尾聲。影片的故事采用了莎士比亞和圣經的風格。這部 Roy O. Disney 的描述中「能夠直抵人心」的電影變得更加精巧細致。而音樂家們也讓故事內容更加豐富起來。木法沙在片中為辛巴唱了一首名為 King of the Wild 的歌,向辛巴解釋了大自然微妙的平衡。而當木法沙死后,刀疤試圖向娜娜示愛時,片中則重復播放了 Be Prepared。在 Hakuna Matata 中,創作者加入了一些歌詞來表明丁滿無家可歸的狀態。

不斷突破,經典誕生

回到電影本身,《獅子王》理所當然是一部突破性的作品。首先,從敘事層面來看,它的情節非常復雜,充滿了心理活動。Deja 還記得創作一場辛巴和刀疤的對手戲時的場景,當時他意識到這部電影所表現的內容在動畫電影中是前所未有的。這部影片的莎翁基調在臺詞上也得到了明確的體現。在一個鏡頭中,當刀疤把木法沙扔進奔逃的角馬群時,他低聲說道:「晚安,親愛的王子。」

同時,影片實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色調平衡,在《獅子王》中,一系列重要畫面穿插在貓鼬跳草裙舞的鏡頭中,兩個場景的美術效果都很出色。當團隊開始制作電影時,動畫師因為擔心缺少道具,使角色缺少實質性以及象征意義上的依托。但恰恰是道具的缺席使得大家的表現效果反而更為出色。

《獅子王》劇照

《獅子王》劇照

事實上,這部電影還是新動畫技術的開拓者。很多鏡頭調度和技術手段都借鑒了制片人所喜愛的 David Lean 史詩巨片,如拍攝「Circle of Life」的鏡頭中極為夸張的變焦效果,或是電影高潮部分所運用的 360 度鏡頭調度。這些都是首次應用于動畫電影。

在電影上映前的后期制作階段,洛杉磯北嶺發生了里氏 6.7 級的地震,《獅子王》的制作場所圣費爾南多谷也未能幸免于難。情況非常糟糕,大家都沒法開展工作,也許你無法想象,這部電影的后期制作是在車庫中完成的,但工作室的成員都堅持了下來,使影片終于得以如期完工。

無論如何,這部電影在上映后取得了斐然成果,其轟動效果完全不輸《小美人魚》和《美女與野獸》。它展現了創作者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直至今日依然為動畫工作者帶來創意靈感。作品打破了票房紀錄,超越了觀眾的期望,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非 CG 動畫電影(這一紀錄在 20 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未被打破)。作品還衍生出了百老匯音樂劇、迪士尼主題樂園中的演出、各種電視作品以及超乎人們想象的周邊產品。

查看知乎原文(103 條討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