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對比解構說理文事例論證的密碼

小學階段的說理文一般以事例論證為核心,對于事例選擇的視角和維度彰顯出鮮明的典型、簡潔性和關聯性。本文提出要異質對比,洞察事例選擇的典型性;同質對比,洞察事例處理的簡潔性;統整對比,洞察事例運用的關聯性,真正促進核心能力地發展。

進入中高年級后,學生的認知思維也逐步開始從形象化認知向理性思維轉變。為此,語文教材開始編選一定篇幅的說理文。小學階段的說理文一般以事例論證為核心,對于事例選擇的視角和維度彰顯出鮮明的典型、簡潔性和關聯性。因此,教師可以充分運用事例對比的方式,探尋事例之間的內在關聯,促進學生核心能力地不斷發展。筆者就以《滴水穿石的啟示》一文的教學為例,談談自己的教學與實踐。

阿斯頓·馬丁Vantage的換擋桿手感極佳,令我愛不釋手,在升降擋的過程中,這臺8速自動變速箱的換擋響應極快,尤其是在運動+模式下。令人陶醉的聲浪、澎湃的推背感和高達510馬力的動力輸出一直都刺激著我的感官,讓我的腦海中只剩下對速度的渴望。

一、異質對比,洞察事例選擇的典型性

說理文中的事例旨在為中心論點服務,運用鮮活而生動的事例素材,讓讀者對自己在文本中呈現出來的觀點完全信服。因此,作者所選擇的事例就應該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側面與中心論點形成彼此呼應之勢,這就決定了說理文中的事例必須要具有鮮明的典型性。

為了讓學生深入全面地感知《滴水穿石的啟示》一文事例的典型性價值,在學生概括出三個事例分別描寫了李時珍、愛迪生、齊白石這三個人物之后,教師引導學生運用對比的方式關照這三個事例,探尋出三個事例之間的不同特點。學生在研讀對比之后發現,這三個事例分別從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職業領域出發,并認識到無論是什么人物,無論身處怎樣的時代、無論是哪個民族、無論是從事什么職業,必須做到“目標專一而不三心二意,持之以恒而不半途而廢,才能實現我們心中的理想”(本文中心論點)。在這樣的基礎上,教師可以引導學生結合課外積累思考:還可以補充哪些人物的事例來替換原文中的事例呢?學生紛紛從課內外的積累出發,有的學生嘗試運用了本單元中談遷的事例替代課文中李時珍的事例,因為他們同屬于古代人;有的學生運用諾貝爾的事例替代課文中愛迪生的案例,因為他們都是從事發明創作的外國人……

說理文的典型性不僅體現在其對中心論點的印證作用上,更承載了不同視角和維度的論證價值。教師通過對比的方式,讓學生深入到事例的內核之中,對說理文中的事例選擇形成更加形象而深入地感知。

二、同質對比,洞察事例處理的簡潔性

說理文中的事例之間有著維度和視角上的不同,但由于其能夠同為中心論點服務,就決定了他們之間必然存在著鮮明的共性特征,其中直指中心作為基礎性選擇要求,不應該作為高年級學生探究的任務,而需要將關注的焦點設定在事例處理的簡潔性上。 筆者結合《滴水穿石的啟示》一文中的三個事例進行統整性同質對比,并組織學生結合已經學習過的《李時珍夜宿古寺》《厄運打不垮的信念》《諾貝爾》等三篇描寫人物事跡的文章進行對比,學生立刻意識到,課文中的三個事例都沒有抓住細節展開細致描寫;教師則引導學生重新回歸《滴水穿石的啟示》,通過再次閱讀,分析作者分別運用了“二十幾年的不懈努力”“畢生孜孜不倦”“堅持不懈”等概括性的關鍵性詞語概述了三位人物“目標專一、持之以恒”的具體言行。

在這一板塊的教學中,教師先運用對比之法讓學生感知說理文事例直指中心、簡潔高效的共性特征,然后通過實踐練筆,學會從豐富、復雜的資源中提煉整合最具價值資源的論證素材,相機練習學生的表達能力。

以大公司貸款為例,假設情景為某大公司敘做一筆公司授信業務,授信金額為1000萬元,風險權重為95%,年稅后利潤10萬元(考慮定價、內部資金成本、撥備計提等因素后),則可構建如下模型:

三、統整對比,洞察事例運用的關聯性

隨著學生學習說理文的經歷不斷豐富,教材編選的說理文在事例論證中,也呈現鮮明的螺旋上升之勢,除了第一篇說理文《說勤奮》運用了兩個人物的事例,這篇《滴水穿石的啟示》不僅人物事例的數量增多,而且還運用了一個非人物事例,即雨水的事例。

教師在引導學生初步閱讀課文第四自然段之后,嘗試將第四自然段中描寫雨水的事例與第三自然段中三個人物的事例進行對比,從而發現雨水的事例在表達視角上與前面三個人物事例有著本質性的不同,即從反面視角進行論證。在這樣的基礎上,教師組織學生從表達效果的視角進行考量,正反兩種不同的事例在論證中心論點上分別有著怎樣的作用呢?在對比性思維的浸潤下,學生認識到正面的事例,以成功的事例表明“只有目標專一、持之以恒,才能成功”;而反面事例,則是以失敗的事例表明“如果目標不專一,不能持之以恒,就不能成功”。正反案例地綜合統整,就形成了事例論證的合力。

在這一板塊的教學中,教師并沒有局限在反面事例中展開教學,而是將學生的思維從第四自然段輻射到課文的第三自然段,以整體統整的視角進行對比,從而發現說理文正反角度進行論證的表達作用,有效地歷練了學生內在思維的意識品質。

說理文的教學以鑄造學生的思維品質為己任。作為以事例論證核心方法的小學說理文就應該將關注和梳理事例之間的關系作為教學的重要內容。對比性方式的運用對于把握說理文文本的內在價值和獨特魅力,具有重要的推進作用。只有在對比中,才能達成單個事例教學所不能達成的目標,讓學生經歷了同質對比、異質對比、統整對比的思維歷程,巧妙而全面的解構說理文的內在密碼,為豐富學生的閱讀和表達能力奠基。

3.審知識,即調用學過的知識判斷題肢中出現的概念和原理的完整性和有效性,做到“用得上”所學知識。選擇題題肢的編制涉及對知識記憶、理解及一定認知過程的調用。選擇題題肢編制,第一層干擾一般就是以不正確或者片面的知識來誤導信息解讀。學生只有依靠學科學習、時政閱讀、知識庫整理,不斷累積盡可能多的事實性知識、概念性知識、程序性知識和元認知知識,最終才能在測試時輕松地應對。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