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是你一眼愛上的詩詞

“屢試不中”似乎是唐朝很多詩人的代名詞。

例如寫下“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曹松,一直到了71歲的時候才考中進士;還有“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的陳子昂,也是因為多次落榜,才會“摔琴”博關注。

對于古代讀書人來說,或是為了改變窮苦的命運,或是為了一展抱負,科舉考試無疑是他們最佳的出路。

可是在“五十少進士”的唐朝,科舉考試宛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尤其是晚唐科舉考試舞弊成風,令很多真正有才華卻屢試不中的詩人憤憤不已。

下快報 新用戶必領6.2元

著名詩人高蟾便是其一。

他出生貧寒,卻天資聰穎,才華過人。

更加難得的是他為人光明坦蕩,頗有氣節,曾經有人見他窮苦,提出以“千金”資助他。

他卻以“無功不受祿”斷然拒絕了,如此高風亮節,令人佩服。

只是即使他才華橫溢,品德高尚,受人敬仰,卻在科舉一途上屢遭挫折。

當他再一次落榜后,途徑金陵,寫下一首詩,最后7字,連納蘭容若也愛不釋手。

這首詩名為《金陵晚望》,全文如下:

曾伴浮云歸晚翠,猶陪落日泛秋聲。

世間無限丹青手,一片傷心畫不成。

金陵是六朝古都,曾經是何等地繁華,可到了唐朝,早已不復當年的榮光。

晚唐風雨飄搖,江山岌岌可危,很多詩人在這樣的背景下,都有不免生出家國興亡之悲。

尤其是在這曾經繁華一時如今卻一片蕭瑟的古城中,心中的感慨就更深了。

詩歌前兩句通過對秋天衰敗之景的描寫,展現了故都的盛衰無常,隱含了唐朝危機四伏,無可挽回的衰敗氣象。

金陵城在漂浮的白云中、凄冷的秋色中等待著落日的來臨。

浮云歸于暮山,代表著一日的結束;落日浮于秋聲,也是一年的殘敗之景,無論哪種都是極其荒涼的景象。

而這首詩中卻同時出現,可見詩人眼中所見是何等的凄涼。

所謂一切景語皆情語,詩人眼中所見的凄涼之景,又何嘗不是他內心的真實寫照呢?

他屢試不第,對于唐朝日薄西山的頹勢,也是無能無力,他很苦惱,卻又無可奈何。

于是最后便發出了“世間無限丹青手,一片傷心畫不成”。

在他看來,這世上有無數擅長丹青的高手,卻無法將他此時的傷心畫出來。

他的傷心一共有三層:一是屢次名落孫山的抑郁苦悶;二是殘秋薄暮的傷感;三是對于王朝搖搖欲墜的無可奈何。

這樣三重疊加的“傷心”,縱是技藝高超的丹青手恐怕也無法描摹。

尤其最后一句“一片傷心畫不成”,是痛苦無奈的吶喊,說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痛,引起千古共鳴。

后來的元好問在《懷州子城晚望少室》曾直接引用這一句“十年舊隱拋何處?一片傷心畫不成”,表達的也是一種家國興亡的悲傷。

而到了清朝,納蘭容若在他的悼亡詞中也曾寫到“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無論是家國之情,還是男女之情,都是那樣的悲傷,令人不忍卒讀。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贊成高蟾的這個觀點,稍晚他一點的韋莊就提出了不同意見“誰謂傷心畫不成,畫人心逐世人情”。

而韋莊的這首《金陵圖》最后還入選了《唐詩三百首》,清人宋顧樂在《唐人萬首絕句選評》還曾言道:翻高蟾意,高唱而入,已得機得勢。次句又接得玲瓏。末句一點,畫意已足,經營入妙。

其實很難說高蟾和韋莊這兩首詩哪首更高明,只是各抒己見罷了。

不知你更贊成哪種觀點呢?

作者:凱紫

(圖片來源于網絡,侵刪)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