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第一口岸”見證中國走向復興

中新網深圳9月27日電 題:深港“第一口岸”見證中國走向復興

作者 鄭小紅 何潔其

1955年秋的一天,一名穿著黑色西服,手上提著一把吉他的華僑領著他不滿7歲的兒子,帶著一顆報國之心和豐碩的研究成果,沖破重重困難走過羅湖橋回到了祖國的懷抱。他就是中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著名科學家錢學森。

據當時駐守羅湖橋頭的邊檢官兵們回憶,新中國成立后,每天清晨都能看到歸國僑胞焦急地等待開閘通關的情景。這些歸國僑胞里,有華羅庚、鄧稼先、郭永懷、李四光等科學家和各界人士。

1840年鴉片戰爭以后,戰敗的清政府和英國殖民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香港島被迫割讓。從此,蜿蜒的深圳河將內地與香港一分為二,聯結兩地的羅湖橋像一座俯臥的界碑,經歷了百年屈辱,也見證了新中國一步步地走向復興。

羅湖邊檢供圖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人民解放軍在東江縱隊的配合下解放了深圳。1950年7月,遵照周恩來總理批準的《關于建立邊防組織計劃草案》,來自全國公安部隊的幾十名干部骨干,組建“廣東省人民政府公安廳邊防局深圳檢查站”。這是羅湖邊檢站最初的模樣,從此,一道堅固的雄關矗立在了中國南部邊陲--深圳,深港“第一口岸”結束了“有邊無防,有關無守”的歷史。

建站初期,官兵們在雜草叢生的深圳河邊用木板搭起了兩間簡陋的房子分別作為男女宿舍。時逢雨季,屋頂漏水,被子和衣服潮濕得發霉長出了白毛。不少官兵都得了皮膚病,癢得入骨,痛得鉆心。

被毛澤東主席接見過的“邊防雄鷹”李梓惠是第一代深圳邊檢人,當他回憶建站初期的情景時感嘆:“剛到深圳時,邊檢警戒區一片荒涼,舉目四望,盡是高矮不一的山包,上面雜草叢生,樹木零落,除了幾間破敗的木板房還有些氣象外,根本就不敢想象在這里能夠生存。”正是邊檢官兵的勵精圖治,才開辟出了中國邊防事業的一片新天地。

新中國的成立讓中華民族迎來了光明,但激烈的斗爭時常發生在羅湖橋上。1962年8月29日8時許,入境人員如潮水般涌向羅湖口岸,國民黨駐港特務黃炳照想混跡其中潛入內地進行破壞,在接受邊檢調研組組長陳治文檢查時,黃炳照拉響手提箱中的炸彈,頓時羅湖橋硝煙彌漫,黃炳照被當場炸死,陳治文被炸成重傷,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光榮犧牲,年僅29歲。除了陳治文,還有許許多多堅守在羅湖橋頭的邊檢官兵為了新中國的發展與進步奉獻了自己的青春、熱血,甚至是生命。

邊檢人員查驗證件 羅湖邊檢供圖

1979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中國神州大地,隨著1980年深圳經濟特區成立,深圳成為內地聯結香港甚至全世界的“中介地”。每年經由羅湖口岸的深港經貿來往、旅游觀光、文化交流、回鄉探親的人數呈現“爆炸性”增長。如今使用的羅湖口岸聯檢大樓于1986年建成投入使用,從那時起,這棟黃色屋頂、紅色柱子的12層大樓,成為了許多人了解內地的“第一站”。

1982年,吳燕霞來到羅湖口岸工作,在她的記憶中口岸的驗證大廳總是能看到黑壓壓一片的候檢旅客,擠得像沙丁魚罐頭。鐵制的印章蓋在出入境證件上時與木質的辦公桌發出此起彼伏的“砰砰”聲。“尤其是逢年過節有很多香港旅客返鄉探親,口岸人山人海。”已是羅湖邊檢站三級高級警長的吳燕霞說,“我們投入了很多科技手段,現在,出入境旅客‘刷臉’通關僅需10秒鐘。”

羅湖橋不過是一座短短的人行天橋,從橋頭走到橋尾不過2分鐘。但卻見證了中國從封閉到全面對外開放,從落后到復興,見證了深圳從小漁村變成繁華的大都市。與共和國共同成長起來的羅湖口岸,雖然不再是中國通向世界、世界了解中國的唯一通道,但越來越多的深港居民從這里開啟了他們 的“雙城生活”,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已成為粵港澳居民新的生活模式。(完)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