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忠康:臨帖是學書者,進入書法藝術殿堂的最基本保證。

陳忠康談書法學習:

臨帖是學書法者從規矩入手,從古今優秀的書法范本入手,使初學者從傳統中掌握前人的用筆和結體,使其有法度。"臨帖"易得前人筆意。趙孟頫說:"臨書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筆之意,乃為有益。"

臨帖是學書者,進入書法藝術殿堂的最基本保證。

臨帖應是對傳統全面而深入的繼承。臨摹是學習書法最基本最初步的方法,是攀登頂峰的必由之路。

臨摹不是整篇謄抄,不能全線出擊;它是描樣繡花,須各個擊破。一個字就是一個戰役。無論對整體還是局部,都需要仔細推敲慎重對待。

臨摹是通過手的描畫,加深腦的印象;通過手、眼、腦的運動,把優美的形象刻在自己的心里。在數量,而在于每臨一遍都要確有所得。哪一遍心無所動,那一遍就是浪費時間。

臨就要力圖象,這是臨摹的主要目標之一。歷代著名書法家曾留下不少臨摹作品,有的看上去不完全逼肖,常有書家自己的影子。初學者不宜用此法。現在的任務,是通過臨摹來理解、消化別人創造的書法形象。臨習作品與原作的相象程度,反映也你理解和掌握的程度。術到了高級階段,本來是只能感受、意會,不能用任何框框程式來解釋的。但在此之前,通過臨摹,歸納一些基本原則和機械規律,還是十分必要的。

從形式上看,臨摹是用自己的手寫別人的字;從本質上看,這實在是訓練形象感受能力的極好手段。臨寫得越象,必定是琢磨得越透;觀察得越細,說明感受力越敏銳。兩個字放在一稍有不同,便能一眼明辨,這樣敏感的眼力,應是每一個書法家必具的基本素質。

臨摹是一種思索。老學不象,究竟問題在哪里?是哪一筆、哪一部分、哪些地方在作怪?自己常犯的毛病是什么?要找癥結、抓關鍵,多找幾個角度分析。

臨摹是一種比較。字帖上的字和自己寫的字是比較的雙方。筆畫的方向、長短、曲直、位置,各部分之間的關系,整體的感覺、局部的造型,應該一點一點地解剖、對照。

臨摹是一種記憶。臨得象了,還要總結。以前不象,是因為什么;后來如意了,是抓住了什么主要矛盾。這樣,就能抓住一個字的基本骨架,然后反復鞏固,記在心里。

每天臨幾個字并能吃透記住,這樣的進度應該令人滿意。堅持半年,從理解方面說,應能基本解決問題。當然,為求熟練、流利、再創作,還須鞏固、發展、努力。

古人或傳統的最好東西都凝聚在經典書法里面,不論是以前,現在或將來,人類精神生活的好東西就在那里。現代人善于夸大某些感覺,以為那就是現代精神,并崇拜它,搞一些藝術的造反,也確實是反映現代精神的,但這種現代精神的意義和價值能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大有問題。

人類是渺小的,它真正值的尊敬的價值也許不多,而這種價值很可能不存在現在或將來,也許就存在于以前。所以,某種意義說,我們尊古是對人類真正意義的回歸,和一種宗教式的崇拜。至于其他如創造性之類的追問就變得沒有意義。

造就一個書法大家的程序或學習史的起點肯定是日常書寫,而中間是日常書寫的技術積累,最終是日常書寫達到藝術性的高境界,就是歷代書法大家所達到的水準。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才能達到那種水準?

臨摹大概是現在書法活動中解決此問題的不二法門!

陳忠康,1968年生于浙江永嘉。1991年畢業于浙江美術學院(現為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書法專業。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書法取法二王,用筆精熟,法度森嚴,是典型的學院派代表人物之一,也是當今書壇為數不多的實力派青年書家之一,曾多次獲得中國書協主辦的展覽和比賽的最高獎項。可以說陳忠康是傳統貼學的忠實繼承者,在青年書法愛好者中曾一度形成了"陳忠康書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