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用竹子,這個日本人讓武隆懶壩50年的老屋變身“竹音劇院”

簡單的格子襯衣,休閑褲。每天9點準時出現老宅里,敲敲打打,擺弄他的寶貝疙瘩:那些妙趣橫生的竹音小樂器。

閑的時候,他會背著手,走向對面的大山,看看飄渺的云煙。最喜歡食堂的飯菜,什么燒白、回鍋肉等,他都連連夸贊美味。

這么接地氣的一個人,是日本久負盛名的國際藝術家松本秋則。在松本秋則身上,他的作品里,我們可以感知到沉靜、沉浸、沉淀的氣質。這與大地的氣質如出一轍,指向生活、藝術以及文旅市場的另一種可能。

圖為正在老屋里工作的松本秋則

重慶專屬版竹音劇院

遠眺青山暮靄,近環綠水清波。一座土木結構的老宅已經在重慶仙女山懶壩上扎根50余載,雖風景獨秀,卻是養在深閨無人識。

去年,隨著日本藝術家松本秋則的入場······

墻還是那堵墻,有著泥土的黃,和著歲月的痕跡。推門而入,卻如同掉進兔子洞,開啟了愛麗絲的奇幻仙境:

撲閃著翅膀、扎成風車狀的竹制小樂器,在竹子指揮家的演繹下,水墨般拉開鄉村的寧靜、海洋的深邃、山里的一天等多主題場景,在光影縱橫交錯中,在靜謐的時空里,打造出天籟級的聲音劇院。

圖為松本秋則在武隆懶壩的作品

在老宅里,除了添置了100余個竹制小樂器外,那些關于房子原主人的生活痕跡,包括灶臺、蓑衣、以及貼在墻上的獎狀等,都被原封不動的保留下來。

這是刻意為之。

松本秋則為武隆懶壩國際大地藝術季而來,參展作品為竹音劇院。它以當地風貌為基底,當地材料為素材,創作具有專業高度和容易解讀的藝術作品,強調與當地的關聯,更強調大眾的參與和互動。

松本秋則

“作為在地獨立項目,保留老宅那些記憶,讓老宅有溫度,有故事,讓作品與當地環境交流正是大地藝術的魅力所在。我還用武隆當地的竹子,制作了各式各樣有趣的小樂器,賦予老宅靈魂和藝術內涵,打造專屬懶壩的竹音劇院。”

圖為松本秋則在武隆懶壩的作品

藝術原本便蘊藏在生活中

松本秋則的竹音劇院,并非一蹴而就。最開始,他進行了5年的油畫創作,在這個過程中漸漸意識到繪畫語言不足以完全地表達他的想法。

為了尋找更好的藝術表達方式,在25歲到30歲期間,松本秋則停了下來。

松本秋則

“某次,我利用家里的廢棄物做了一個“聲音物件”,吸引了整個公園里的小朋友迅速靠近,那些孩子圍著我的作品看啊笑啊。我突然明白,“聲音物件”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創作。”

在接下來的30年,松本秋則的聲音物件的材質從最初的金屬制品,演變成更益于切割、音色出色的竹子,截至到目前為止他已經發明了300余件有聲樂器。

為了抵達理想國,他常年在海外民俗村落游學,去見識他們的文化,了解他們的音樂。比如曾去過貴州的侗族生活區,見到當地人使用不同尺寸的蘆笙組隊PK場景。這些感知讓他的竹音擁有了豐富性,同時也讓以藝術回歸大地的思考逐漸成型。

松本秋則

從聲音物件到聲音劇院的探索

如何在焦慮的年代尋找到幸福感?松本秋則給出的答案是,沉下來,給生命加些厚重。

從“聲音物件”、 “聲音景觀”、“聲音劇院”,松本秋則將長短不一、形狀千奇百怪的竹子,變成了聽指揮的“樂手”,可能連竹子自己也沒想到其擁有如此寬廣音域。

“最初,我制造了一個個獨立的“聲音物件”,觀者站在作品的外部,充當“觀賞者”的角色。之后我試圖將所有的“聲音物件”連結起來,引導觀者進入作品,感受作品。再之后我開始營造能將所有“物件”聯系在一起的空間,我將光影元素融入創作,使觀者沉浸在我所營造的氣氛中,真正使觀眾成為我作品的一部分。”

松本秋則為觀眾講解

在發現、探索的過程中,他使用了馬達、紙水池、砂石、松葉等營造竹音劇院。通過馬達帶動“物件”制造空氣運動,將運動的特性作用于 “聲音物件”。竹片的撞擊與空氣的震動交相呼應,從而形成一系列自然有趣的聲音。在光與影的作用下,觀者自然沉浸在他所營造的世界中,感受平和、童趣與天真的奇幻色彩。

“竹音劇院”已經在世界各地有了多達100次的展覽,且每一次都會根據當地的環境和文化做再創作,不會重復。

圖為松本秋則在武隆懶壩的作品

原住民和藝術家共同完成的作品

隨著聲音劇場逐漸成型,它也迎來了首批觀眾。他(她)們不僅是觀賞者,更是此次藝術創作的參與者,懶壩的原住居民。藝術家與居民,藝術與生活,劇場與現場,從這一刻迸發出更多的可能性。

對于76歲的竹編藝人王慶武而言,這位遠道而來的藝術家慢慢改變了自己對“竹藝”的理解。“竹”不僅能幻化千姿,更能發出時而低沉、時而厚重、時而青澀、時而清脆的 “自然之聲”。

藝術不再被束之高閣。

圖為懶壩原住居民參與“竹音劇院”創作

而對于松本秋則而言,王慶武思維靈活愿意嘗試新的事物。在原住居民身上,他也學習到另一種處理竹子的方式,而竹編”技藝的加入,為創作帶來新的風貌。

圖為懶壩原住居民參與“竹音劇院”創作

“優秀的大地藝術節能給當地居民和參與者帶來成就感與滿足感,我希望每當他們回憶起來就會為自己參與這樣的藝術節而感到自豪。”松本秋則說,大地藝術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和當地居民的良好溝通,當地人真正欣賞并理解當代藝術作品,才是“藝術走進鄉村”的真正含義。

“藝術節不僅是作品的展示平臺,更在優秀的民俗文化與觀眾間搭建了一座橋梁,這才是大地藝術節存在的意義吧。”

觀察

大地藝術節或將實現區域經濟的復興

我們全部的熱情在于思想。武隆·懶壩正帶給我們更多思考。

“武隆·懶壩國際大地藝術季”將以每兩年一屆的形式開展,不斷邀請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來到武隆現場創作。首屆武隆·懶壩國際大地藝術季主題為“把藝術還給人民”, 于2019年8月3日開幕。

懶壩全景效果圖

展覽分為三個板塊,“我從山中來”“大地的聲音”和 “村落共生計劃”。目前進入作品實施階段的作品,除了松本秋則的“竹音劇院”之外,今年武隆懶壩以大地為舞臺,已匯集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托馬斯·丹博(Thomas Dambo)、吉爾斯·斯圖薩特(Gilles Stassart)、松本秋則(Akinori Matsumoto)、淺井裕介(Yusuke Asai)、羅中立、龐茂琨、展望、傅中望、向京、景育民、陳文令、高孝午、于凡、唐勇、田禾、柳青、黃玉龍等40位享譽國際的藝術家作品。

懶壩大地藝術效果圖

目前,各藝術家的作品創作已接近尾聲,武隆·懶壩正帶給人們更多想象空間。“藝術改變鄉村”或是新時期鄉村振興與文旅融合的破題路徑。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