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他筆下的江南山水,懷念恬淡的田園生活,是最質樸的美好

宋文治 江南新綠

宋文治(1919-1999),現代畫家。江蘇太倉人。代表作品《白云幽澗圖》《蜀江云起》《華岳積翠圖》《水鄉春暖》。早年從張石園學習山水,后得陸儼少指授并拜吳湖帆為師。1951年入江蘇省國畫院受傅抱石影響,致力于山水畫創新。

陌上花開,鶯飛草長

乳鴨浮塘,竹掩晴窗

沉寂的時光

終于捂不住春天的心事

暖陽從天上落下

掉在田間、樹上、屋頂

草木的歡呼

便迎著淡青色炊煙

從熹微晨光里開出一樹樹花

柔軟的春風

是一種恰如其分的修辭

撫過山河人家

田園就變成一個夢境

如詩

入畫

宋文治 太湖春色

綠桑高下映平川,賽罷田神笑語喧。

林外鳴鳩春雨歇,屋頭初日杏花繁。

當醉酒的太守歐陽修從春天醒來,亭外的田園,是一片朦朧的夢境:平川遼闊,天朗氣清,惠風送來新雨初歇后泥土的清香,樹林掩映遠處田間的笑鬧,那笑聲是漢樂府里走出的采桑羅敷,還是唐王維詩里隱藏的浣女?

和田園有關的詩,總是疏疏幾筆,輕描淡寫中,卻有生活的煙火,有世俗的喧鬧,也有詩意的美好。這些交織在一起,就是田園夢里最動人的樂章。

宋文治 水鄉三月

宋文治 江南早春圖

宋文治 江南春

宋文治 家家處在花叢中

雨足田疇春水生,青陽浮處有農耕。

村南村北秧初綠,布谷樹頭相對鳴。

陽春三月,用叮當的牛鈴,撞響初醒的土地,打一個鞭花,漾出山澗鳥語流水落花。在晨光熹微的早晨,像農人一樣,心無旁騖,用一身力氣忙碌于自己的田間,忙碌著在山河中間,種好這一年的希望。

田園里的時光,總是一天一天不緊不慢,男耕女織,一簞食一縷衣,都是親力親為,對于今日囿于都市的人,充滿了無限誘惑。田園里的日子,有摸得著的實在,它讓我們有足夠的悠閑,去發現生活中的美,讓我們在最尋常的生活中,保有對生活的赤誠。

宋文治 1997年作 春風又綠江南岸

宋文治 1991年作 江南三月

宋文治 1989年 江南春色圖

宋文治 1987年 運河兩岸春意濃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臥剝蓮蓬。

辛棄疾一生鐵血,卻在這首《清平樂·村居》中極盡柔情,不知在“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時,他是否在軍帳中,做過一個田園夢,是否也曾向往過田園生活的恬靜與美好:

小屋枕青山,淺溪生春草,白首同心的老夫妻相對而坐,淺斟低吟,安享天倫之樂。兒女們都已長大,忙碌著各自的活計,只有小兒童心未泯,慵臥溪頭剝著蓮蓬……安詳、恬淡、平和,這是多少人正在做的老去以后的田園夢啊。

宋文治 1985年作 江南春早

宋文治 1986年作 山村晴雪

宋文治 1985年 江南春曉

宋文治 1983年作 水鄉三月

宋文治 家家處在花叢中

宋文治 1981年作 憶

宋文治 1981年作 春風又綠江南岸

宋文治 1997年作 春風又綠江南岸

宋文治 1973年作 太湖之晨

宋文治 1972年作 洞庭新綠

一方院,兩畝田,三餐足,四季暖。

曾經,田園是一種生活,多數人要以之為繼,如今,田園是一個夢想,離多數人遙不可及。于是,它就成了我們心中的那個桃花源,在心里,我們依然相信,那里有“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美好。

我們的腳,踏離田園已久,但我們的記憶,還時時穿游在田園間。懷念田園,不是為了回到過去,而是不論走多遠,都要記著來處,記著那些最初最質樸的美好。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