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黃,滿地香

本文圖片為原創

今天下午,我去了菊園,也想寫一篇稱頌菊花的文字,無奈前人文章卓著,還是拿來讀一讀,一讀不可收拾,就暫時擱筆,欣賞那些寫菊花的文人,順便請讀者幫忙評點一下誰優誰劣,先看李清照的詞,覺得還不錯,分享一下。

也不似、貴妃醉臉,也不似、孫壽愁眉。韓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將比擬未新奇。

細看取、屈平陶令,風韻正相宜。

你看啊,白菊花純潔無瑕,在秋風秋雨里傲然的開,那玉瘦風骨,那清香雅韻,不像塵世女子,倒像那追求高潔的屈原陶潛,白菊花仿佛看到秋天要帶走一切的凌厲之勢,清冷的夜晚,此花憂愁帶雨,淚灑畫扇,芳容憔悴,誰能留下時光,如果我們都擁有美好的情感,又何必回憶尋找那位高潔的人呢?

看完了清照的白菊花,再看我的黃菊花,恐怕俗氣了很多,也許我們常常羨慕別人的光環,別人的色彩,別人的成功,常常忽視了自己那份本該有的自信,菊花有白色,也應該有黃色、紅色、紫色、橙色、青色等等。只要美麗了人們的眼眸,就是菊花,就是秋天的風景。一個高潔的人,使得菊花也變得高潔。一個不夠純潔的人,即使把嫩白的菊花畫在臉上,也讓人覺得怪異,不是么?

菊花黃,滿地香,沿著清晨,對著朝陽,恰好,遇上了,黃巢說:“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辛棄疾說:“歲歲有黃菊,千載一東籬。”

王安石說:“黃菊有至性,孤芳犯群威。”

紅樓夢中林黛玉的詠菊句句經典,摘兩三句品一品:“毫端蘊秀臨霜寫,口齒噙香對月吟。  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一從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風說到今。”

放眼遠望,黃綠交織,清香逼人,我也想對著菊花,把霜露重寫,把風雨描摹。但是,我還是覺得該放過菊花,讓它艷艷的開,不去打擾,不去驚動,默默的欣賞,已經足夠,也許陶淵明只想和菊花碰個面,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多的人追隨他而來,又期待從他身上感受到更多,那黃花,那詩意,也許陶淵明也沒有想到要怎么面對菊花,怎么深愛菊花,只是想過一個安靜的田園生活。我們每個人不是也想這樣,過一個屬于自己的時光,與天地相通,一起放歌,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樣已經足夠,如果可以,送你菊花如海,每年如期的開,如期的落,花下種瓜,花間對酒,花上點燈,不醉不歸,作詩填詞留給后人。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