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④|山雨欲來風滿樓

10 天聽完一部人物傳記,解救你的閱讀焦慮。

十點人物志開啟「人物傳記精華領讀」欄目,提煉人物傳記精華,帶你欣賞書中核心情節與內涵,節省閱讀時間,建立對原書的閱讀興趣。

希望通過這個欄目,為你淬煉名家的思想經驗,獲得改變人生的力量。

每部人物傳記共有10天領讀,每日更新一期。

《康熙大帝》第4天 來自十點人物志 00:00 18:06

點擊鏈接聆聽https://mp.weixin.qq.com/s/JaGmhF-7Mav3FKttVLqG_w

? 點擊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 曉念 朗讀

領讀 | 不雨亦瀟瀟

今天,我們繼續閱讀二月河的作品,《康熙大帝》第一冊“奪宮初政”。

昨天我們講到了康熙假托索額圖幼弟的身份,拜伍次友為師,向他學習經史子集方面的知識。康熙著重向伍次友詢問了歷史上小皇帝鏟除權臣的問題,并得到了伍次友的明確答復。這使得康熙受益匪淺,深深覺得這個老師的非同尋常。

那么,伍次友都會傳授給康熙什么知識呢?康熙又能否活學活用,把這些理論用到實際的政事之中呢?

讓我們開始今天的閱讀吧!

深宮密謀

傍晚放學后,康熙一行仍由原路返回。內侍張萬強早就在神武門里候著了。魏東亭眼瞧著他們進了大內,才放心打馬而去。

不想到了夜里,內侍張萬強卻急匆匆地前來尋魏東亭。魏東亭驚道:“半夜來訪,必有要事!”張萬強見四周沒人,輕聲說道:“奉密詔——”話雖輕,魏東亭猶如電擊雷鳴,他急忙起身,撩袍便欲跪下。

張萬強道:“萬歲有旨,免禮聽宣——奉密旨:著御前六品侍衛魏東亭即刻入宮,在文華殿覲見,欽此!”

魏東亭萬分驚訝:“從沒有這樣的例子!再說此刻宮門已經上鎖了,公公別是取笑罷?”

張萬強凜然道:“誰敢拿這個取笑!入宮之事無須多慮,咱們去吧。”魏東亭急忙進內屋披掛齊整,系了腰刀,便隨張萬強打馬直奔紫禁城。

文華殿正門半開,里邊燭光閃閃,魏東亭踏上丹墀,解下腰刀,然后一個扎跪,高聲報道:“六品御前侍衛魏東亭覲見圣上!”

只聽殿內康熙厲聲吩咐:“進來!”魏東亭閃身進殿,只見康熙端坐龍椅,一臉莊重之色。熊賜履、索額圖等親信大臣跪在一旁,一語不發。

康熙借著燭光打量著匍伏在地上的魏東亭,突然問道:“魏東亭,朕待你如何?”

聽到這話,魏東亭小心答道:“奴才出身包衣賤奴,數世受恩于朝廷,皇上待臣更有天高地厚之恩,奴才雖肝腦涂地,難報萬一!”

康熙吐了口氣又問道:“朕有為難之事,你愿冒死為朕辦差么?”

魏東亭決然道:“愿!奴才生當效忠,死當盡節!”

康熙臉露喜色,回身解下身上佩劍,鄭重說道:“寶刀贈與勇士,愿你不負朕心!”

魏東亭伸出顫抖著的雙手,要接這御賜的寶劍,不料康熙俯身一把挽起他,親自將劍佩于他的腰間,一面問道:“你是六品職分,”魏東亭正要回話,康熙已退回原座,大聲道:“記檔!魏東亭宿衛侍從有功,晉為三等御前帶刀侍衛,隨朕朝會出入宮禁,劍甲不解!”

魏東亭明白,從此刻起,他的命運已緊緊與康熙甚至大清聯系在一起了。

九門提督

話說康熙召見了索額圖、魏東亭等人后,便回到了太皇太后處。

大皇太后點頭嘆道:“索額圖和小魏子雖然都是有良心的,但據我看,皇帝你還缺著一個人兒呢!”

康熙心中一動,忙賠笑道:“求老佛爺明示!”太皇太后說:“你怎么就沒想到重用九門提督吳六一呢?”

“吳六一!”康熙一聽這個名字,不由得恍然大悟。在京城,九門提督只是個從三品,秩位并不高,但這個職務,統轄著紫禁城九門的防務,最是緊要不過。吳六一自號“鐵丐”,素稱京華“怪人”,一般的王公大臣都不敢招惹他。

如果能收服此人,那么擒鰲拜便添了五成把握。康熙不禁說道:“好!”又遲疑道:“只是如今局面如此紛亂,萬一他與鰲拜……”

太皇太后收斂了笑容,肅然道:“那不會!這人恩怨心重得很,鰲拜和他同列入關,只因占了個滿籍,名分比他高出了一大截子,他怎會心服?你給他恩典,他自然為你所用。你父親壓他官秩,就是留著叫你用的!”

這邊康熙與太皇太后議定了拉攏吳六一的主意,那邊魏東亭與索額圖等人也商量出了擒拿鰲拜的方法:由魏東亭組織布庫少年,于大殿之上出其不意地擒拿鰲拜。

圖謀不軌

康熙的一系列行動雖然進行的十分隱秘,但無奈鰲拜的耳目眾多,鰲拜一方還是聽到了一些風吹草動。

這天班布爾善急匆匆地來到鰲拜府中,鰲拜因夜間多吃了酒,仍在沉睡。門吏知道班布爾善是常客,也不稟告鰲拜,直接引他至后院鰲拜的書房中等候。

班布爾善正發呆,背后突然傳過一陣大笑:“哈哈,班夫子,為何匆匆而來啊。”班布爾善回頭一看,卻是鰲拜,班布爾善笑道:”中堂,您酒醒了。”

二人分賓主坐定,鰲拜皺眉道:“最近你們是不是也聽到了一些風聲。”

班布爾善正色道:“中堂!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天予弗取,反受其咎。這可都是拿人頭和鮮血換來的至理名言啊!是進是退,您可要想清楚了。”

鰲拜干笑一聲道:“事已至此,可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不過這也有點太對不住先帝了,愛新覺羅氏對我還是不壞的。”

班布爾善淡然一笑,說道:“目下最緊要的還是設法剪除小皇帝的羽翼,然后謹守機密、待時而動。”

鰲拜狡黠一笑道:“他還有什么羽翼!蘇克薩哈和索尼都死了,機斷之權還不是在我,遏必隆不在話下。”

班布爾善冷然說道:“明的是沒有了,暗的便很難講了。”

鰲拜忽將身子一探,問道:“誰?”

班布爾善搖頭道:“眼下不知,但有幾件事令人生疑,我認為索額圖和魏東亭不可不妨啊。”

鰲拜聽得很留神,不禁疑惑道:“你這一提,我倒覺得還有一點很蹊蹺,小皇帝近來說話動輒孔孟,引經據典的,弄得一班漢人都私下夸他學問大長。上書房周老先生跟我說,小皇帝在宮中并不讀書。這倒怪了,他居然能無師自通?”

班布爾善沒有立即回答,只半閉了眼陷入了深深的思索,過了一會兒才說:“哎,中堂,我們早就該料到是這么回子事……”

鰲拜嗅了一口鼻煙道:“此話怎講?”

班布爾善正色道:“我看十有八九,那伍次友還未出京。”

鰲拜沉思了一下,又問:“那么,你以為他現在何處呢?”

這正是班布爾善方才深思的問題,他瞟了鰲拜一眼,一字一板地說:“必定藏在哪家大臣府中。如果把他與小皇帝近日學問大長的事連在一起看,那就很有意思的了!”

鰲拜搖頭道:“太不可信,難道堂堂天子,肯屈尊要一個舉人來做老師?”

班布爾善奸詐地一笑:“中堂所言雖然不假,但我聽說朝里有學問的雖很多,不是中堂看不中便是小皇帝信不過。假如我們設身處地地替小皇帝想一想,與其讓您在他身邊安一顆釘子,還不如他不要師傅。”

鰲拜將案一拍道:“我非要送他一個師傅,他不要也得要!只是他要弄這點小玄虛有什么用場?”

班布爾善道:“怎么沒用?這簡直是絕妙之極!眼下滿漢大臣就有不少人對皇帝刮目相看,以為帝心聰穎,無師自通!他要是一代圣君,中堂不就成了權奸了嗎,你說這得了不得了?”

鰲拜此時是心煩意亂,連忙問道:“依你看,現在怎么辦?”

班布爾善笑道:“中堂您想,如若小皇帝真的聘伍次友在某大臣府上讀書,他自以為得計,其實是天大的失著!他微服出行,殺了他豈不是干凈利落,他死在冤家對頭家里,又豈不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鰲拜大笑道:“好,真有你的!這事就拜托你查清楚,這可是個一舉兩得的好事。”

班布爾善連忙站起身來回答道:“我既受恩于中堂,敢不盡力么?哈哈……”

鰲拜也縱聲大笑:“辦成了這件事,你就是我的開國元勛!你就等著受功封賞吧。”

暫避風頭

自從和班布爾善密晤之后,鰲拜十分謹慎地收斂了自己的專橫。雖說仍是居家發號施令,但到了乾清宮,大面上跪拜儀節都一絲不茍,對康熙也和悅了一些,像是換了一個人,康熙也覺得自在多了。

這日午后,康熙換了衣服,乘了一輛小馬車,徑直往索府后花園。待到進了園子,  只見伍次友挑簾而出,笑道:“世兄,三日沒來了吧,我倒著實想念呢!”

康熙笑道:“學生何嘗不想來,只是天氣炎熱,太祖母怕熱著了,說是功課寧可少些,不讓身子虧著了。”伍次友便笑著讓他們主仆進了書房。

康熙一落座便道,“這幾天雖沒來上課,倒讀了幾部雜書。即以春秋而論,著實使人莫名其妙,為何周室亂七八糟地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呢?正要請教先生。”

伍次友爽朗地笑道:“世兄不學文章,卻追求帝王之道,難道不進仕途,就能出將入相么?”

康熙笑道:“我自小便有將相之志,難道先生就沒有么?”

伍次友揮著扇子笑道:“我怕不成,學是一回事,行又是一回事。如若退回二十五年,天下大亂之時,風云際會之日,或可為天子倚馬草詔。如今天下澄清,讀書人能盼到翰林也就不再往下想了。”

康熙忙道:“以先生的道德文章,這點想頭并非奢望啊。”

蘇麻喇姑隨即說道:“秋闈在即,伍先生還要去應試嗎?”伍次友出了一陣子神,方喃喃答道:“唉,寒窗十載,所為何事,去還是要去的。”

蘇麻喇姑便在對面坐了,搖著紗扇笑道:“先生可肯聽我一言相勸?”

伍次友道:“姑娘請講。”

蘇麻喇姑笑道:“我勸先生這次秋闈不考也罷。”

伍次友原想她定要勸他刻意功名,催促他去考,萬萬沒有料到她競如此相勸,不禁轉過臉打量著蘇麻喇姑,笑問:“為甚么呢?”

蘇麻喇姑見他正眼盯著自己,不禁面紅耳熱,鼓起勇氣答道:“如今鰲拜專權,恐怕他早就盯上先生了,怕的是一入考場,便有牢獄之災。”

這話情真意切,伍次友不禁動容道:“啊,但上一科考后并無后患嘛!”蘇麻喇姑接口便道:“上次有蘇克薩哈在,這一次卻沒有,這就是不同!索性告訴先生吧,鰲拜這會兒正到處捉拿您呢!”

伍次友驚訝道:“既是如此,我就等老賊過世再考也罷。”

蘇麻喇姑一言點醒夢中人,實在是救了伍次友一命。

此番談話本就是康熙暗中授意、為了保全伍次友而叫蘇麻喇姑說出來的,待到事情辦妥后,康熙便回到禁城。

剛行到神武門前,只見內侍張萬強連忙跑了過來,來不及請安便頓足道:“我的主子爺啊!還在這兒攸哉游哉,真急死我了!”

康熙見他滿頭大汗,神情慌張,忙問:“發生什么事了?”

結語

今天我們讀到了康熙私下里召來索額圖、魏東亭等親信謀劃,企圖擒拿鰲拜。與此同時,鰲拜等人也開始了他們的奪權篡位計劃。雙方都在暗地里積聚力量,正面沖突一觸即發!

那么,接下來君臣雙方又會進行怎樣的明爭暗斗呢?內侍張萬強又為何慌慌張張呢?

讓我們期待明天的閱讀吧!

圖片來源:《康熙王朝》劇照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