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癥患者(六)

“尊敬的旅客同志們,感謝您乘坐本次列車,前方即將到站,終點站,魔都,請您帶好您的行李與孩子,祝您生活愉快!”車廂里突然想起乘務員的聲音,額,這是要到站了啊。我突然有些心有戚戚的感覺,我即將在這個城市展開一段新的生活么?未來迎接我的究竟是什么呢,此刻心里終歸是一片茫然。

“喂,別發愣了,醒醒,快要到站了,準備準備該下車了!”此刻,陳雅突然推了我一下對我說道。“哦,好的,知道了。”我撓撓頭發,有些羞赫的對她回到。

列車終于到站,長長的鳴笛便在告訴著人們,該下車了,我與陳雅隨著長長的人流穿梭于人海中,向著車站外走去,不一會,出了車站,到了一個廣場,映入我眼簾的除了人多就是高樓密布,人聲鼎沸,一時間,我有些恍惚,對于我一個在小鎮生活了十六年的少年來講,何曾見到過如此的繁華,這便是所謂的大都市了吧。我隨著陳雅經過了多次的輾轉換乘,便到了一個有些破敗的小街區,沒有了之前的美麗與大氣,到處充斥著一種市井喧鬧的氣息,從陳雅的口中我得知,這是一個城中村,房租便宜,就是周遭環境有些亂,一些在外打工的人們便基本住于這里。我逐漸的明白原來看起來繁華美麗得城市,并不是那么的好客,而從遠方而來的人們若不是有著比較高的學歷與能力,那么便只能居住于那些體面人不曾看到的角落。

陳雅仿佛很熟悉這里,她矯健的穿梭于每個弄巷,不一會,便來到了一個自建樓下面,經過一陣的交涉,便租下了一個不是特別大的房間,兩室一廳,為了省房租,她選擇了與我合租,她看起來是很放心我,其實他有什么不放心我的呢,我不過是一個初次離家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少年罷了。

就這樣,我于這座城市便有了一個可以稱之為小窩的落腳點。讓我于這茫茫的城市之中,有一處可供安歇的地方。

我們放好了行李,其實我也沒有什么行李,一個背包就基本是一切了,主要是陳雅的一堆東西比較多,安放好一切,她便帶我去買一些生活用具,被褥之類的東西,漸漸天色已然不早,待得我們將一切安頓好后,天氣漸漸變暗,因為收拾床鋪等等,我們都以顯得有些疲倦。

“好了,收拾完了,姐姐我今天請你吃飯,算是給你這個初次離家的少年接風,走吧。”說著,她便帶我出門,來到了一個街邊小攤,或許是晚上人們都以下班,街道有些喧鬧,疲憊了一天的人們三三兩兩的結伴而行,互相攀談著,東家長,西家短,互相的聊以慰藉,開懷大笑,或幾人一桌,小吃啤酒,肆意談笑,疏解著一天的疲倦,這或許便是大多數平凡人群每天得例行生活吧。

不多時分,我和陳雅的桌前已經擺上了食物,三兩個小菜,一瓶啤酒,她獨自飲著,突然沖我舉舉杯,我連忙搖頭,示意自己不需要,飯到中途,她突然掏出一包女士香煙,拿出一根來,嫻熟的點燃,一切都顯得那么自然,沒有一絲的不和諧。我有點詫異,望著她。“奇怪吧,我抽煙很久了,不過之前一直沒空閑而已。”她隨意的說道。我點點頭,算是回應了她的言語。沒有繼續說什么,雖然感到詫異,但這是他人的自由,我也不好說什么。

夜幕漸深,吃完飯后,我們便回到了房間,魔都的天氣對比西北來說空氣中總是有著一種濕熱,對于我這個習慣了西北氣候的少年來說,稍有著一絲的不適,滿身的汗跡,總是感到身上粘粘的,很不舒服。于是,我便先去洗了個澡,之后便回到了房間。

躺在床上,周遭的喧鬧身依舊不減,這城中村房租的隔音不是特別得令人滿意,粗工爛制的房租,總是難以抵擋來自窗外人群的噪雜,我呆呆的望著屋頂,回憶著這兩天一幕幕的畫面,我即將要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開啟新的生活,未來究竟是對我充滿善意,還是依舊惡意滿滿,帶著無盡的思緒,我漸漸感到視線模糊,慢慢進入了夢鄉……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