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言狀的憂思和浪漫

url:http://wenyi.gmw.cn/2019-09/10/content_33150231.htm,id:33150231

作者:張光茫

在劉心武最新散文集《一切都還來得及》中,劉心武憶往事、聊友誼、談生活、話人生,詮釋生命里不可言狀的憂思和浪漫。

劉心武經歷過戰爭的離亂,經歷過成名后與觀念不合之人的隔閡,他走進過別人的內心,也走到世界里反觀渺小的自己。理智與情感交織,內心感受與世界視野結合,熔鑄了經世致用的內核。“如果把這些感悟歸結到長久以前的記憶中去,那么,煩惱也將化為時間長河里的虛無。”劉心武自省的意識在逐步覺醒,這也同中國文化、社會的全面蘇醒相銜適。“我”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劉心武開始自問。書中的《春冰》《村中又聞饹馇香》等篇章,開始觸碰人們心底深層的東西。

劉心武常說,人生苦短,得一“談伴”甚難。但人生的苦尋中,覓得“談伴”的快樂,是無法形容的。他眼中的最佳“談伴”王小波,憨厚、睿智、順眼。就交談的實質而言,他與王小波多半是在陳述并不共同的想法。但他們雙方偏都聽得進對方的“不和諧音”,甚至還越聽越感覺興趣盎然。他們并沒有多少爭論。王小波的語速,近乎慢條斯理,但語言鏈卻非常堅韌。“他的幽默全是軟的冷的,我忍不住笑,他不笑,但面容會變得格外溫和,我心中暗想,乍見他時所感到的那份兇猛,怎么竟被交談化解為藹然可親了呢?”這種談論,縱使到頭來未必得到啟發,也還是會因為心靈的良性碰撞而欣喜。

劉心武微笑地看待生活,于是,生活也對他呈現出一個微笑。他在《生活賜予的白丁香》里寫道:“妻公然對我和兒子總結說:‘這幾年里過春節,我最快樂的一天,就是去年初三那天,那天我讓你們去姑媽家拜年,自己一個人留在了家中……我緊關房門……就那么優哉游哉地一個人呆著……最后我想,你們都走了,多好呀!一個人也不來,多好呀!一個人這么呆一陣,多好呀!’”由此,劉心武生出感慨:“默然獨處,也是一種人生享受。人在社會熱鬧場中感到滿足或疲憊了,便渴望有享受獨處之樂的時空。人又不能總是獨處,獨處之樂達于充盈后,人便又愿投向社會。”

劉心武已是古稀之年,回首70余載,人生之思與時代之感不斷奔涌。他回望生活,體味獨特的生命印記,獨具匠心地帶領我們走進一座時空長廊。我們不僅僅是在傾聽他的故事、他的獨白。最可貴的,是在向他學習一種生活的藝術,即如何在生活中保持寧靜的心態,撥開煩惱的迷霧去發現美、感受美。(張光茫)

來源: 《工人日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