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水口鎮黨委副書記的她成了檔案專家

信息來源:紅星云

3月25日,連續半個月的陰雨后迎來久違的陽光。在株洲市委辦公樓一間不起眼的辦公室里,時間仿佛靜止了般,一名女子正趴在辦公桌上仔細閱讀著一份份檔案,茶杯中茶葉早已停止了起伏,陽光透過玻璃,印在她的兩鬢,泛起絲絲銀光。

她叫魏健,在今年2月份獲得了“全省組織工作先進個人”稱號。

魏健整理干部檔案。

聽從組織安排 她開啟18年的“檔案人生”

1998年,魏健任炎陵縣水口鎮黨委副書記。由于工作出色,2001年11月,她被調到炎陵縣委組織部工作。當時因縣委組織部檔案管理工作沒有人手,臨時安排她兼任檔案工作。

2002年5月,株洲市委組織部擬選調她到檔案室工作。做一名普通檔案員,她樂意嗎?為此,株洲市委組織部負責人找到她,聽取她的意見。

“聽從組織安排,感謝組織信任,我愿意。”本以為她會遲疑猶豫、提點要求,可她卻直截了當的接受了安排。事后有人問她,檔案工作的枯燥乏味、升遷緩慢,為什么會選擇服從?魏健回答簡單有力,“不在乎做什么,干好了就好”。

隨后幾年,和魏健同時期的女干部都提拔了,而她依然“窩”在檔案室里。從1998年任鄉鎮黨委副書記,直到今年仍然停留在正科級。于是,有人替她抱怨、替她后悔:“要是你當初不傻傻地做檔案員,早就提拔了”。而她,卻一笑了之,因為在她看來:“進組織部,不是為了提拔”。

踐行承諾 檔案室出了個“拼命三娘”

魏健對檔案管理工作努力,也踐行了當初“干好了就好”的諾言。

2002年,剛借調到株洲市委組織部檔案室時,為了盡快熟悉、整理好檔案,她每天將下班時間推遲1個小時,把自己“關”在檔案室,一個人悄悄地忙碌著,成了同事眼中的“拼命三娘”。連續三個月,清查、整理檔案3200多份,完善缺失的材料5000多份。對這次三個月的“閉關修煉”,她只是淡淡地說:“我家離辦公室近,別人上下班都要個把小時,我只是用別人在路上的時間再做點事”。

“檔案工作也要追求完美。”這是魏健對檔案工作的理解,也是她“倔強”性格的表現。2004年,魏健覺得檔案目錄手寫的字體不一致,既不美觀也不規范,于是她主動給自己“找事”,對所有市管干部檔案目錄進行審核,規范目錄名稱,校準材料時間,全部重新整理后打印出來。

而這并不是魏健第一次“給自己找事”。2007年,湖南省委組織部印發了省管干部檔案接收新標準,魏健對照這一標準,制定了《株洲市市管干部檔案接收標準》,連續5個月時間中午不休息,加班加點將市管干部信息審核后,錄入電腦。

有一次,為了補齊一本省管檔案中的材料,魏健多次奔波在湘潭、長沙等地,跑了數十家單位,甚至為了蓋一個四十年前的印章,輾轉數百公里,身體最終支撐不住,暈倒在家門口。組織上特批她在家休養,誰知第二天上班時間,她又早早回到檔案室工作。“我接手了這個任務,就不能半途而廢。”就這樣,一份缺失了四十年的檔案在她的手中完成了規范整理。

業務精純 終成“檔案專家”

多年來,除了做好本職工作,她還在工作之余創新制定多個檔案管理具體辦法和細則。 為提高整理檔案速度,魏健總結提出了整理檔案“四步法”。即:分類清查、裁剪編號、審核錄入、打印目錄。通過“四步法”,規范了整理程序,避免了重復操作,提高了工作效率。

她在檔案管理這項工作上還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對假學歷的審核,她幾乎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她提出對假學歷 “四看”:一看章,一張學歷上有幾個部門蓋章,每個部門蓋的章,印油多少、色澤不一樣,印章的新舊、字體也不一樣,印出來的章也就肯定不一樣,如果完全一樣,肯定是假的;二看紙,真學歷證書都是鉛印的,字體有凹凸感,假學歷一般是復印的,字體沒有凹凸感;三看時間,看畢業時間,看每個部門蓋章時間;四看分數,因為假學歷主要是假自考學歷,如果分數特別高,特別是一些難考科目分數特別高,就有假的嫌疑。

就這樣,魏健成了株洲檔案管理圈子里的紅人,成了同仁嘴里的“魏老師、魏專家”,檔案管理方面有問題,咨詢她總能迎刃而解。多年來,魏健多次逐一對縣市區、市直單位走訪、檢查。每到一家單位,她都要抽查幾十本檔案,一一仔細審核整理,并作為案例與檔案員逐個交流、探討,手把手地傳、幫、帶。目前,株洲市9個縣市區檔案管理均為中組部一級單位,檔案50卷以上的單位均達到省二級標準。株洲市委組織部還被評為全國干部檔案工作先進集體。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