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首富掘金中國

文 ? 唐郡

編輯 ? 劉肖迎

中國消費金融江湖中又一只大鱷浮出水面,竟然還是只純種外國鱷。 一家未償還貸款余額規模高達221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726億元)的消費金融公司欲掛牌港交所。招股書顯示,以銷售點數量計,該公司是全球最大消費金融公司,其業務遍布中國、獨聯體、南亞及東南亞、中東歐四大地區中的9個國家,而中國是其最主要的市場。 這家公司名叫捷信集團,創始人兼實際控制人是捷克共和國首富彼得·凱爾納(Petr Kellner),其中國分支機構就是大名鼎鼎的捷信消費金融公司。2010年,捷信消費金融成為中國首批4家獲準開業的消費金融公司,也是迄今為止國內唯一一家外商獨資消費金融公司。 在國人印象中,至少在金融領域,外資的生活從來不如內資滋潤。最典型的例子是銀行業,盡管已對外開放十多年,但外資銀行始終難與內資匹敵。 捷信消費金融卻是個例外。2018年,捷信消費金融以1.79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3.98億元)的凈利潤穩坐24家已開業消費金融公司頭把交椅,將招聯金融、中銀金融等銀行系公司甩在身后。 這條東歐大鱷在中國的土地上如魚得水。 01

神秘東歐大鱷

捷信集團脫胎于捷克共和國最負盛名的投資集團——派富集團(PPF Group N.V.)。      

  ? 派富集團官網

該集團創始人兼實際控制人名叫彼得·凱爾納,1964年生于捷克斯洛伐克,1986年畢業于布拉格經濟大學生產與經濟學院。 1991年,大學畢業僅僅5年的他成立了一只投資基金PPF,后于90年代中期入股了捷克最大的保險機構,將一家低效率的國有企業轉變成能持續經營的私營公司,由此發家。 在這只投資基金的基礎上,彼得·凱爾納構建了一個橫跨保險、消費金融、銀行、電信、房地產、生物技術等多個領域的巨無霸。截止2018年底,派富集團資產超過450億歐元,捷克國家銀行甚至將其列為具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 彼得·凱爾納由此成為捷克,甚至東歐十六國最富有的人。 在這位東歐首富的財富版圖中,消費金融無疑是最重要的板塊之一。截至2018年底,其消費金融業務主體捷信集團總資產高達235億歐元,占派富集團總資產的一半左右,業務遍及中國、獨聯體、南亞及東南亞、中東歐四大地區中的9個國家,地位不言而喻。 2019年7月15日,捷信集團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這只東歐金融大鱷首次在中國亮出全貌。 02

巨鱷的福地

人人都說,中國是捷信的福地。 2007年,捷信集團(HOME Credit N.V.)設立深圳總部,并開始在中國從事消費放貸業務。同期,宜信集團、玖富集團、拍拍貸等本土互聯網金融企業也開始起步,但捷信比這些本土企業幸運得多。 為配合消費升級戰略,銀監會于2009年推動消費金融公司試點,捷信成為首批4家試點公司之一。2010年2月,進入中國市場僅3年的捷信順利拿到第一批消費金融牌照,在天津成立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         在中國消費金融領域,消費金融公司通常被認為是僅次于銀行的“正規軍”。 一方面,消費金融公司能夠光明正大地從事放貸業務,將利差作為營業收入,而不用擔心監管壓力; 另一方面,消費金融牌照融資杠桿倍數達到10倍,持牌機構可以通過接受境內股東或關聯方存款、向境內金融機構借款、發行金融債券、同業拆借等方式融入資金,融資渠道和成本遠遠優于小貸公司、分期平臺、電商等其他事實上從事消費金融業務的機構。 對于想盡各種方式規避監管,拓展融資渠道的“雜牌軍”來說,消費金融牌照是夢寐以求的“康莊大道”,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遠方”。 過去10年間,銀監會僅頒發27張消費金融牌照,其中絕大部分都有銀行背景。公眾熟知的BATJ四大互聯網巨頭均在發展消費金融業務,卻僅有百度通過入股哈銀消費金融曲線獲得牌照,其余公司大多通過保理等牌照迂回開展業務。 作為唯一一家拿到消費金融牌照的外商獨資公司,捷信從一開始就將中國同行們遠遠甩在身后,后續業績表現更是風生水起。 2019年上半年,捷信集團實現營業收入21.01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64億元),凈利潤為3.17億歐元(約合人民幣24.8億元)。中國知名金融科技上市公司中,上半年凈利潤規模最高的趣店為20.93億元,低于捷信盈利數據。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捷信集團核銷不良貸款產生的金融資產減值損失高達8.63億歐元(約合人民幣67.5億元),吞噬了數倍于凈利潤的收入,否則其盈利數據還將更為耀眼。

分地區來看,2016年—2019年上半年,捷信集團一半以上收入均來自中國市場,2017年起,該數據進一步上升至6成以上。 截至2019年6月30日,捷信集團在中國的未償還貸款余額為136.21億歐元,同樣占集團整體未償還貸款余額的6成以上。 捷信集團能有今日發展,中國市場功不可沒。 03

瞄準中國年輕人

捷信如何在中國賺錢? 答案是向年輕人放貸。 截至2019年6月30日,捷信集團在中國的客戶總數為5213萬人,市界獲得的一份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債券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其半數客戶年齡在30歲以下,招股書中將這些人稱為“未能從銀行及其他傳統信貸機構獲得信貸的人群”。 捷信集團主要向他們發放銷售點貸款、現金貸款和循環貸款。其中,銷售點貸款即消費分期,利率相對較低,主要用于獲客。數據顯示,該項貸款主要被用于購買移動電話,恰好符合年輕人的消費習慣。

年輕人被消費分期吸引過來后,捷信又通過交叉銷售,向他們兜售利率更高的現金貸款和循環貸款,并攫取巨額利潤。 最近3年,捷信集團現金貸款平均實際年利率分別高達42%、37%和31%,僅有2018年平均實際年利率降至中國監管規定的合法范圍內。 事實上,捷信發放超高利息貸款的事跡由來已久。2013年,央視《經濟半小時》節目曾曝光捷信向大學生發放年利率超過50%的高利貸。此后,關于捷信發放高利貸的質疑也從未中斷。  市界在《宜人貸向何處去》等文章中曾經提到,向無法獲得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貸款的人群發放貸款,本身是一件高成本、低收益的事情。這類人群通常還款能力較差,天然具有較高的逾期風險,大部分平臺只能通過收取超高利息覆蓋高額成本。 但捷信似乎并不擔心這一點。招股書顯示,捷信集團擁有一支多達22101人的催收團隊,“一般而言,94%至96%至少逾期一天的銷售點貸款以及93%至96%至少逾期一天的現金貸款均于逾期90天前收回”。 正因如此,各大投訴平臺上關于捷信消費金融公司高利貸、暴力催收等投訴絡繹不絕。以聚投訴為例,當前針對捷信金融的投訴量超過12000條,其中有效投訴超過11000條。 高利貸+高效催收,一臺“暴利”收割機就此鑄成。 從招股書來看,捷信集團整體收入大部分來自利差。2016年以來,凈利息收入在總營業收入中占比超過70%,2019年上半年這一數據更是接近90%。 但在中國,情況有些不一樣。上述評級報告顯示,最近3年,捷信消費金融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占營業收入比重分別達到77.83%、84.50%和73.13%。   

也就是說,在中國市場獨領風騷的消費金融公司,竟然主要靠手續費及傭金收入賺錢。 出現如此奇怪的收入結構,或許與監管的要求有關。 早在2015年,中國最高法院對民間借貸行為及主體范圍作出了清晰界定,明確年利率超過36%的借款為高利貸,年利率在24%以下,法院才支持出借人對借款人的全部還本付息要求。 為遵守上述規定,絕大部分借貸機構都將名義上的年利率下調,進而以手續費、服務費、傭金等名義收取實際上的高利貸,因此出現了大量服務費比利息還高的借貸機構,捷信正是其中之一。 2017年底《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即141號文)進一步規定,各借貸機構以利息或其他費用類別收取的整體資本成本必須遵守最高法院詮釋規定的民間借貸利率條文,這場掛羊頭賣狗肉的文字游戲才正式宣告破產。 對此,捷信在招股書中承認,141號文出臺前,其部分產品收取超過36%的有效利率,直到2018年5月,公司才將中國市場的新增貸款綜合年化利率調至36%以下。 04

巨鱷的隱憂

捷信的滋潤日子似乎正逐漸遠去。 2017年以來,其在中國市場的不良貸款率開始飆升。2019年上半年,捷信中國市場不良貸款率高達9.6%,是2016年的兩倍有余。受此影響,集團整體不良貸款率也增長至8.2%。 招股書中將其歸因于中國市場擾動期間所發放貸款批次的賬齡增長所致,言下之意是承認彼時發放的貸款質量不高,導致不良貸款率大幅增長。 

來源:招股說明書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hqucmw.tw/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