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葉刀》子刊:小孩太胖也會動脈變硬!科學家分析未成年人數據發現,肥肉含量竟也與動脈僵硬度顯著相關,減肥越早越好丨臨床大發現

 

在奇點糕還是個小不點的時候,愛美的心思還不怎么強烈,但是吃貨的自覺非常到位,這就直接導致奇點糕做了十幾年的“小胖墩”,摔倒了可以順便在地上打個滾的那種,極其圓潤潤。

奇點糕的父母也不在意,說“小時候胖點不礙事”,“長大了就好了”。

差不多就是這么個狀態

相信大家都知道,肥胖可不是件小事情,和諸多疾病風險增加有關。但是,那些研究大多是成人甚至老年人的隊列,讓人都有些忽略了,小朋友也是會胖的。

倫敦大學John E Deanfield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就給大家敲了一記警鐘,小朋友的肥胖也沒有這么簡單![1]

John E Deanfield教授和他的研究團隊隨訪了3423名小朋友,在他們9歲-17歲檢測肥胖狀況,發現身體的總脂肪量和動脈僵硬度顯示出顯著的相關性。也就是說,那些看上去肉呼呼圓溜溜可可愛愛的小朋友,可能已經有點動脈僵硬了研究發表在柳葉刀子刊Child&Adolescent Health上。

這可絕對不是個可愛的消息。少壯不減肥,動脈徒傷悲啊~~

通訊作者John E Deanfield教授

(圖源:ucl.ac.uk)

肥胖這個問題,放到哪兒都是個大問題。關于肥胖相關的疾病風險、怎么吃能避免肥胖、治療肥胖的108個靶點之類的研究,奇點糕每種都講過很多遍。但是仔細一盤算,確實大多是關注成年人或者中老年人的相關研究,對于兒童和少年肥胖問題,似乎很少提及。

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教育都知道要從娃娃抓起了,減肥這個事情是不是也有必要從娃娃抓起呢?少年的肥胖又會對之后的健康產生多大的影響?動脈粥樣硬化之類常見的“肥胖并發癥”,會不會也會發生在這些花季的少男少女身上?這些就是John E Deanfield教授和他的研究團隊想要解決的問題了。

科學家叔叔阿姨們也看看我們吧

(圖源:pixabay.com)

ALSPAC是一項前瞻性的出生隊列研究,旨在調查影響兒童正常發育和生長的因素,肥胖原因當然也在觀察之列。這次的研究共納入3424名參與者,其中45.5%為男性。小朋友們分別在9歲、11歲、13歲、15歲和17歲評估身體脂肪量,計算脂肪質量指數(FMI,計算方法是脂肪量除以身高的平方,和BMI類似),并在基線和結束時檢測頸動脈和股動脈脈搏波速度,用以表征動脈僵硬度

這些參與者中,65%在9歲和17歲時的FMI都很正常;當然,也有從頭至尾都不重視體重管理、脂肪一直超標的,這部分人占了16%;還有10%的人起初身材不錯,但是17歲時就已經自我放飛;剩下的9%堪稱勵志,9歲的時候還是個小胖墩,17歲就已經減肥成功了。

17歲時身體狀況和動脈僵硬度之間的關系

研究人員將兩個年齡段的數據分別進行了分析,發現身體的總脂肪量和動脈僵硬程度呈現正相關,在調整人口統計學、血液動力學、代謝參數等之后,這種關聯依然存在,并且9歲時的關聯強度比17歲時更高,這就不得不讓人想到,9歲時的體重干預會不會對動脈僵硬產生更加長期的有益影響?翻譯成白話就是,減肥這個事兒是不是越早越好?

在9%的減肥成功的參與者中,雖然他們初期脂肪量較高、代謝有些不健康,但是在FMI恢復正常之后,代謝也回歸正常,動脈僵硬度和健康人沒什么兩樣。這就說明,減肥趁早,不僅起效快,還沒有遺留問題,值得小胖墩兒們提上日程。

 

在關注FMI的同時,也要注意代謝健康。因為研究人員發現,有些小朋友在檢測的兩個時期,FMI都在正常范圍內,但是代謝卻不是很健康,這部分人,也同樣會出現動脈僵硬的癥狀

還有一些小朋友,雖然還沒有產生代謝異常,但是FMI較高,也表現出動脈僵硬度升高。說明即使沒有其他風險因素,把多余的脂肪減一減也是可以獲益的。這就在研究人員之前試驗結果的基礎上更加強調了,生命中任何時期的一點減肥,也可以有益于血管健康[2]。

總而言之,雖然小朋友們長得快,胖了瘦了可能只需要一兩個禮拜,但是長期的肥胖在任何時期都是需要提高警惕的事情!不然年紀輕輕的就動脈僵硬,對心血管可太不友好了。

編輯神叨叨

如果想及時獲取第一手科研資訊,那你絕對不能錯過瞬息~而瞬息又推出了全新版塊——瞬間。瞬間可以給大家提供更多:

比如全球新藥研發的動態;

比如最新學術研究的熱辣點評;比如一線臨床醫生的所做所思;還比如,比如你醫學工作中的某一個瞬間。。。

只要有那么一瞬間,有一百萬種可能。點擊瞬間圖片↓↓↓,分享你的醫學時光吧!

參考文獻:

[1] Dangardt F, Charakida M, Georgiopoulos G,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fat mass through adolescence and arterial stiffness: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from The Avon Longitudinal Study of Parents and Children[J]. 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 2019. DOI:10.1016/S2352-4642(19)30105-1

[2] Masi, Stefano, et al. "Patterns of adiposity, vascular phenotypes and cognitive function in the 1946 British Birth Cohort." BMC medicine 16.1 (2018): 75. DOI:10.1186/s12916-018-1059-x

頭圖來源:cardiovascularbusiness.com

本文作者  |  王雪寧

幸好現在瘦了點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g1rJAV614wwqhYeSOm0BicVO2WJYVOv3Z9hlfZlBlCqsYw4XB82cruK35MtHqlrtq53eHKpJ5KtvGURcZMFlPZ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