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圖書館

肇源往事:艾蒿火繩兒

配樂:歲月靜好

肇源往事:艾蒿火繩

文/劉希文

小時候,在我的家鄉旁松花江江段的河套里,盡是長勢瘋狂的艾蒿草。

那時,也不知為什么,每年的五六月份艾蒿能長到一尺多高,一片一片的,遠遠就能聞到艾蒿的清香味道,讓人流連忘返。

在東北地區,艾蒿有許多的用途,其中常用的一是將艾蒿掛在屋檐下,用來辟邪;二是做火繩兒,用來驅趕蚊子。

到了端午節那天,家家戶戶大人小孩都會出來,步行一里地來到松花江河套里采艾蒿。不用鐮刀割,用手薅,一會兒的功夫就能薅一大抱,打成草結,捆成幾小捆,然后扛在肩上,樂顛顛兒的回家去了。

圖片來源于網絡


上世紀的七十年代,我經常和父親去采艾蒿。

端午節那天早上三點鐘,我便被父親從被窩里“薅”了起來,迷迷糊糊的我連眼睛都睜不開,穿上衣服跟在父親身后,急匆匆的趕往松花江江段的江邊兒。

一路上,腳下的草地滿是露珠,不一會兒,腳上的布鞋就被露水打濕了,鞋里的腳癢癢的。一邊兒走,我一邊兒采著路邊的野花,金黃色的花朵有手指蓋大小,很好看。當采到一大把的時候,用草將野花捆好,踹到上衣的挎兜里,留著回家插在花瓶里,能看好幾天呢。

到了河套里,艾蒿成片成片的,有的長到一尺多高,隨風搖曳,風聲過后,像麥浪一樣,左右滾動,可壯觀了。

此時,父親用手開始薅艾蒿,每只手攥一把對磕,將上面的土磕打掉兒,放在一旁。一袋煙的功夫就已經薅了一片。

而我也學著父親的樣子,使勁兒的薅著。由于人小,力氣小,費了吃奶的勁兒才薅下幾縷兒。有時用勁兒大了,將艾蒿的頭部薅了下來,摔了個腚墩兒,造的是人仰馬翻的。

父親告訴我,薅艾蒿必須得掐住艾蒿根部,然后向上使勁兒,這樣艾蒿連根部帶土就都出來了,否則一薅就斷了。記住父親的話兒,我比試著,你別說,還真好使,一會兒的功夫我也薅了一“抱”。

圖片來源于網絡

記得那一次我和父親正薅艾蒿時,突然天降大雨,松花江河套里連避雨的地方都沒有,把我們倆澆得像落湯雞一樣。父親將他的上衣脫下來披到我的頭上,但是渾身還是濕了一大片兒。好歹那天的雨下的時間短,一會兒天就放晴了。

父親把采到的艾蒿捆成捆,扛起來,放到肩上,就看到艾蒿上的水珠成流往下淌,父親的后背和褲子上全都濕透了。看著父親的背影,當時我就想,有父親真好。

費了好大的勁兒,父親將一大捆艾蒿扛到了家里,母親趕緊放下手中的家務活兒,把艾蒿上捆的結子打開,將艾蒿攤在院子里。

不一會兒,家里的房檐下、窗戶上、門框上、院子墻上、雞架豬圈上都插滿了艾蒿。而且,艾蒿上還掛滿了母親折的紅色“葫蘆”,風吹過后,傳來了“葫蘆”呼啦啦的聲響。頓時,小院里節日的氣氛就呈現的非常濃郁。

母親燒好了熱水,將艾蒿上的嫩葉子摘下,用井水沖一下,放到了洗臉盆里,招呼我開始洗臉。用手掬起一捧溫水,艾蒿的香味沁入肺腑,洗一把兒臉,滑膩膩的,爽極了。老百姓常說,在端午節那天,用艾蒿水洗臉能洗去一年的晦氣,更能將家里的不如意通通都洗掉,預示著明年全家一定會一帆風順,吉星高照的。

圖片來源于網絡

年年都是如此,和父親去河套里采艾蒿,體會兒時的快樂;年年都用艾蒿水洗臉,洗去一切不如意。

每年過完端午節,父親還會去河套里采艾蒿。我十分納悶,問母親,干嘛過完端午節了還去采艾蒿啊?

母親笑著說:“傻孩子,咱們晚上還得用艾蒿熏蚊子呢,要不咱們家里為啥沒蚊子啊,沒有艾蒿草,早把你喂蚊子了。”

聽完母親的話,我才注意到,父親每次都采回許多艾蒿。

父親將艾蒿采回家后,滿院子是凡能放的地方都堆滿了。太陽高照的時候,總能見到父親來回翻動艾蒿的身影。遇到陰天了,父親趕忙將艾蒿堆成堆,收起來,害怕艾蒿被雨澆了。

在這期間,父親總是用手來摸艾蒿桿,有時還把艾蒿桿撅折了,仔細看看里面。我挺奇怪的,心里想,這是干啥啊?后來聽母親說,父親這是看艾蒿桿中的水分有多少。待艾蒿曬得水分失去一半的時候,父親就把艾蒿收起來,等著搓艾蒿火繩兒。

火繩兒,在大東北地區非常常見,幾乎家家都有幾捆,掛在房檐下,有的掛在倉房里的山墻上。

搓火繩兒是一件很費功夫的活計兒。

圖片來源于網絡


常常見到父親用一個長條板凳,先將八根左右的艾蒿根部捆扎在一起,用左腳踩在凳子上,右腳叉開站在地上。然后用雙手將艾蒿分成兩組,每組四、五根兒,彎下腰,再用兩只手使勁兒搓艾蒿。一會兒,艾蒿火繩就搓成了一骨碌,邊搓邊往后挪動左腳下的艾蒿火繩。等八根左右的艾蒿搓倒頭,再往里面絮著新的艾蒿,大約搓成一米長左右,開始封扎,整整一根艾蒿火繩就搓完了。

有時看見父親累得是滿頭大汗,手搓得焦綠焦綠的。由于艾蒿干透度不一樣,太干的還扎手。因此,每次父親搓火繩兒都會把手搓的血跡斑斑,看著心里頓時翻個個兒般難受。

每年的五、六月份,父親都搓很多的艾蒿火繩兒,自己家留一些,送給鄰居一些,送給他學校的同事一些。

等到七、八月份家里有蚊子的時候,火繩兒就派上了用場。

那時東北地區大多數人家住的都是平房,睡的是火炕,夏天家里做飯把炕燒得很熱,根本就睡不了人,所以家家晚上都會開著門窗睡覺。這樣蚊子會是滿屋都是,尤其是蚊子聞到人的氣息,一會兒“嗡嗡”的圍著你轉,一會像戰斗機那樣來一個“俯沖”,鬧的人睡不了覺。

每天晚上睡覺前,父親就從屋檐下取下兩根火繩兒,點著了,一根放在窗臺上,一根放在屋中間的地上。隨著火繩兒的燃燒,一股青煙繚繞,屋里充滿了艾蒿的香味,蚊子聞到這股味道,趕緊逃脫,跑的慢的,就被火繩的煙給熏得晃晃悠悠,一會兒就死掉了。

由于火繩兒不是十分干透,所以著的速度很慢,一般的情況下一根火繩兒差不多能“著”一宿,所以,我們睡覺是就會放心的去睡,蚊子也離得我們遠遠的,根本就不敢靠前,否則會沒命的。

圖片來源于網絡


父親為了我們能睡個安穩覺,半夜“起夜”的時候,我經常看見他在點著火繩兒。原來是火繩兒有的太濕,著一個時辰就滅了,父親就得經常看一看。如果火繩兒滅了,趕忙再點著,還怕蚊子來侵襲我們,每每這個時候,我非常的感動,還是有父親呵護著好啊。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們的身上一個紅包都沒有,在窗臺上看見許多蚊子的尸體,而父親的眼睛卻熬得通紅通紅,我知道,這是父親為我們守夜點火繩兒造成的,心里好難過。

就是這樣,年年父親采艾蒿,年年父親搓火繩兒。

記憶中經常是父親肩扛艾蒿疲憊的身影,記憶中也經常是父親半夜為了點火繩兒被熏得滿眼淌眼淚和透過星星點點的火繩兒,隱隱約約看到的父親那滿是歲月滄桑的古銅色臉龐。

事情過去了幾十年,父親已經離開了我們將近二十年了,但我還會經常想起小時候父親帶我采艾蒿的許多事兒。

如今,老百姓生活條件好了,好多人從平房搬上了樓房。艾蒿也基本上采不著了,火繩兒也逐漸退出了它的歷史舞臺,沒人用了。家里安上了紗窗,蚊子也進不來了,只能聽見蚊子嗡嗡的叫聲。

有時我就想,把紗窗卸下來,在窗臺上放上一根父親搓的火繩兒,來體會一下火繩驅趕蚊子的情景。再來好好聞一聞艾蒿火繩的香味,再來感受一次父親在夜半點燃火繩兒時的那種親情……

可惜,這一切也只能在夢中去回憶和咀嚼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OaPAibts83F2HU84ib6bZGQAINycfINJkaf6icibxrI4iaBtNN9MgC2x1QaoB8b8nyPNbk70ibwb1uuSAGqyicuicbk15Q/0.jpe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