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醫院排隊的一夜

二零零五年,女兒檢查出得了心肌炎,大慶的醫院,哈爾濱的醫院走了個遍,結果幾乎是一樣的,效果甚微,于是決定去北京。

出發之前,在互聯網上簡單的做了一個計劃,最終選定了阜外心腦血管醫院,經過了一整夜的奔波,車馬勞頓,抵京后,我們一家三口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民房,八十元一天,條件不是很好,因為距離醫院近,只隔著一條街,說話就到,也就湊合著住下了。

安頓好老婆孩子,我只身前往醫院打探消息。下午三點鐘光景,熱浪襲人,走在大街上,車來車往,川流不息,臉上淌著汗,眼波里流動的是陌生的臉和陌生的街道。此時正值七月盛夏,北京酷暑難耐,如空里流火一般。

阜外心腦血管醫院,慕名而來者何止我一介草民,眼見得人亂如麻,心也如麻。在醫院大廳對著專家簡介的大屏幕呆立良久,選中要就診的醫生,再不耽擱,出了門和門衛保安搭話,遞上一支煙,詢問掛號的蹊蹺。保安二十歲出頭,人也熱心腸,告訴我夜里十一點中左右來掛號即可,臨別時叮囑再三,千萬別相信那些號販子,于是,謝了這位小兄弟,打道回府,補覺。

夜里十一點,我輕裝上陣,把孩子在肯德基吃剩下的漢堡揣在懷里。此時,外面下著細雨,夜色正濃,城市里的霓虹和交通指示燈寂寞的閃閃爍爍,大街上空蕩蕩的,偌大的城市仿佛被掏空了,白日里的燥熱和喧囂都被這寬容的城市所吸納,消解,消失殆盡。微風陣陣,夜雨蒙蒙,偶爾有車輛疾馳而過,車輪和地面的積水膠著的難舍難分,震發出撕裂般的聲響,驚擾了這一平安的夜。

本來有些愁苦的情緒,在這樣的夜里,也似乎輕松了許多。

因為下雨的緣故,本應該在大門外候診的患者家屬被移植到了門診大樓的雨搭下面。我十一點從住處出發,現在恰好排在了十一號的位置上,這樣的一個巧合,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好兆頭。

排在第一號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車軸漢子,五大三粗不說,且面有兇相。下午我從醫院打探回來,就看見他在醫院大門外的人行道上就著屁股下面的涼席,席地而坐,簡單聊了幾句,才知道他是來排號的。“這么早?”我不免有些詫異。我把小保安的話告訴他。他一臉的質疑,也不屑和我搭話。我只好知趣地離開。

我前面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大姐,微胖,圓臉,臉上的眉眼都熱情洋溢的,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果然,沒過多久我們就閑聊起來。原來她是北京人,家就住在附近。我有些不相信似得。原來北京人看病也要這樣辛苦!也難怪,全國各地的患者都往這兒跑,醫院沒有被擠爆了,也算萬幸。

過了午夜兩點,大姐累了要休息一會。她帶來一個涼席,鋪在門廊的一角。我出來的急,又沒有經驗,連一張過期的舊報紙都沒帶,這時候早累得兩腿發酸,站又不是,蹲又不是,席地而坐還冰屁股。因為有痔瘡的毛病,不敢大意,坐一會立刻跳起來,苦不堪言。

大姐躺了不多時復又回到隊伍里,她說她根本睡不著,要我去她的位置休息一會。我心頭一熱,想著自己到哪里都能遇到好人,不是我造化好,本來這世界上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們萍水相逢,但又似老相識了。

想想我眼下的這點難,有了這樣的溫暖,似乎也增加了面對生活的勇氣。

再一張開眼,已經天光大亮,遠方的地平線上,一顆毛茸茸的太陽正躍躍欲試。我忽的一下翻身坐起,才發現身上多了一件米黃色的軍大衣。原來排在一號的大哥早就醒了,見我像條瘦狗似得蜷縮在角落里,看著不忍,或許,在他眼里,我不過是個不諳世事的大男孩。我將大衣奉還,并致以真誠的感謝,但大哥并不理睬我,連一句簡單的話都懶得說。我知道他是面冷心熱的人,自然就不計較了。

我抽了支煙,把帶著的漢堡吃掉。雨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了,空氣也清新,鳥兒們在樹上嘰嘰喳喳地唱,院子外面的人行道上,早起的晨練的人已經如約而至。再向身后看,長長的隊伍已經排到醫院大門外面,足足有百十號人了。

“這呼嚕打的,肆無忌憚的!”

排在我前面的大姐和我開玩笑。周邊的人也笑了。我才知道夜里那一覺睡出了洋相。臉上自然紅了。想想占著人家的地方還睡得如此心安理得,是不是有些過分!

六點半,醫院的保安打開大門,秩序穩定,沒有哄搶的現象。排隊的每十個人一組,魚貫而入,進了大廳,十幾個掛號窗口按順序排開。我排在其中一個窗口的第三號,心里默默盤算著,如果不出意外,還是能掛上專家號的。

七點鐘,工作人員全部就緒,十幾個窗口同時打開,所有的人可能都是一樣吧?早已經把要就診的專家熟稔于心。沒有人耽擱時間,只聽得里面的工作人員把鍵盤敲擊的噼啪亂響,如驟雨敲打窗欞一般。

掛到了專家號,走出醫院大門,和排在我前面的大姐再次相遇。她問我取到號碼了嗎?我說取到了。臉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喜悅的表情。我看到她也很高興,知道結果不需要再問了。在分別的時候,我們相互道了聲再見。我一直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匆匆忙忙的人流中,心中有所感悟。

我能做些什么呢?也許我只能把這些事情簡單的記錄下來,把這點光亮傳承下去,為了那些幫助過我的人,也為了我曾像他們一樣的,去幫助別人。

那位送我大衣的哥們再沒有見。

挺好一個人,就是脾氣太犟了!

 作者簡介:老白,原名白慶海,先后在《歲月》、《遼河》、《石油文學》、《兒童文學》發表十幾萬字作品,2018年獲得華語兒童故事短篇創作大賽金獎。現供職于大慶石化公司。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or9XsanW6XibSw0EuuzCBI7BrYp4mTLEU62S8SPZzY7XT6K1J1icrB4GvhpBicnA9VWibVQeMWTOEGPsKYaLgPOib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