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朱慶祥:也論“應該?的”句式違實性及相關問題

Pearsall(1998:418)主編的《新牛津英語詞典》(The New 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對“counterfactual”的解釋是“沒有發生的或事實并非如此”(expressing what has not happened or is not the case)。同樣一個“應該?的”句式,只要改變其他語境,就可以構建違實、非違實和屬實等多種類型。例如“應該孝敬父母的”:

(1)

a.人啊,都應該孝敬父母的。[無違實性問題]

b.你應該孝敬父母的,你當時怎么會對你父母出言不遜?[過去違實]

c.你應該孝敬父母的,現在怎么能做出這種事![現在違實]

d.你應該孝敬父母的,別聽你媳婦的,你那天做得對![過去屬實]

e.你應該孝敬父母的,老人不容易,今個就應這樣做![現在屬實]

f.你應該孝敬父母的,快點,不要錯過這個機會![未來非違實]

這就說明一個問題,既然“應該?的”語義類型如此多樣,而且存在違實和屬實這兩種相反的語義類型,那么“應該?的”是否具有違實意義就不能局限于“應該?的”之內分析,不宜簡單從模態詞“應該”來分析是否是弱言判斷。

1. 從道義性角度看“應該?的”句式違實與否使用的條件

道義模態詞“應該”和相應句式“應該?的”要受到下面兩個語義語用特征的影響:

【+恒常性】【+須履行性】

1)當“應該?的”句式指向的是【+恒常性】的道義事件,不存在違實性問題;只有當“應該?的”句式指向具體事件、具體對象的時候才存在違實性問題。

2)當“應該?的”句式指向具體事件、具體對象的時候,是否違實受到【+恒常性】【+須履行性】兩個重要特征影響,體現[道義追責]、[道義敦促]、[道義肯定]等三個語義語用特征。具體可以歸為四個條件類型:

A.【+須履行性】→[道義追責]。須履行的而沒有履行或履行錯了,事件沒有發生或與事實不符,就是違實,違實的往往要受到道義的追責。

B.【+須履行性】→[道義敦促]。須履行的且存在履行的機會,可以敦促馬上或將來履行的,屬于未來非違實,屬于道義的敦促。

C.【+須履行性】→[道義肯定]。須履行的已經履行且謙虛謹慎,屬實而非違實,可以得到道義上的肯定。

D.【—須履行性】→[道義追責]。做了不應該做的,違反了道義;或者盡管已經履行了義務但是并不謹慎的。事件已經發生,屬實,但是要受到道義的追責或誡勉的。

分析“應該?的”句式可以從不同角度出發,四種類型的歸類也不一樣,例如從違實與否的角度看,四種類型歸類是:

Ⅰ違實類型:A類。Ⅱ非違實類型:B類。Ⅲ屬實類型:CD兩類。

需要說明的是,盡管只有A類屬于違實類型,但是A類在時間上可以分別指向過去違實,現在違實和將來違實,即與過去事實相反,與現在事實相反,與將來事實相反。

2. “的”是否指稱一個非未來的時段

林若望(2016:138)提出“的”不是過去時標記,但是也傳達了特定的時間意義,“的”只允許所修飾的句子指稱過去或現在的情狀,“包含了說話時點的非未來時段”,即“的”指稱一個非未來的時段。林文的上述說法有合理之處,但是也有進一步值得推敲的地方。

2.1類型是否唯一

如果林文的句式類型是表將來的時間詞語與句尾“的”共現的唯一類型,那么其論證是相對嚴謹的;如果不是唯一的,則論證是相對寬松的。語料事實表明,加上“靜態性助動詞如‘會’或‘要’等”只是表未來的時間詞語與句尾“的”共現的一種類型;沒有情態助動詞“會、要”等,也存在表未來的時間詞語與句尾“的”共現的情況。例如:

(2)

他昨天在家的。     

他今天在家的。     

他明天在家的。

2.2進入成分限制是否嚴格

如果只有句尾“的”能夠進入林文的論證模式,則論證是相對嚴謹的。相反,如果還有其它多種類型成分也可以進入林文的論證模式,則林文論證是相對寬松的。

研究發現,“了1/過/了2/已經”等和時間相關的成分也能進入林文的論證模式。從平行性論證可以看到,“了1”“過”“了2”“已經”比“的”限制得更嚴,即使加上“會”也不能和指向未來的時間詞“明天”共現。

3.  總  結

1)帶句尾“的”的“應該?的”句未必是違實義或未來非違實義的,也可以是表達屬實義或與違實性無關的恒常性道義的,存在違實義與非違實義這兩種相反語義類型;沒有句尾“的”的“應該?”句也可以表達違實義,語義類型多樣。這說明,“的”在該句式“違實義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的觀點值得商榷,“的”不宜定位為“指稱一個非未來的時段”。

2)“應該?的”句語義類型多樣,當“應該?的”屬于恒常性道義時,并不存在違實問題;只有“應該?的”指向具體的對象時,才存在違實性與否等相關問題。而具體事件類型中,不僅有【違實】和【非違實】,還有【屬實】的類型。“應該?的”句的具體語義類型究竟屬于哪一種,應從影響道義的【+恒常性】【+須履行性】特征出發,根據該句式使用的具體語境條件限制,結合具體句法分析來推理判斷分析。

3)“使用較弱梯級的言談背景語用上隱含了較強梯級的言談背景不成立”等西方梯級蘊含推論的觀點并不錯,問題在于表道義情態的“應該?的”句式并不是只在弱言判斷的時候才使用。

參考文獻

方梅  樂耀  2017  《規約化與立場表達》,北京大學出版社

李訥 安珊笛 張伯江 1998  《從話語角度論證語氣詞“的”》,《中國語文》第2期

林若望  2016  《“的”字結構、模態與違實推理》,《中國語文》第2期

劉丹青  2017 《語言類型學》,中西書局

彭利貞  2005  《現代漢語情態研究》,復旦大學博士學位論文

沈家煊 2017  《“結構的平行性”和語法體系的構建》,《華東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4期

吳福祥  2005  《漢語體標記“了、著”為什么不能強制性使用》,《當代語言學》第3期

朱德熙  1986  《變換分析中的平行性原則》,《中國語文》第2期

原文刊于《中國語文》2019年第1期

作者簡介

朱慶祥,男,上海師范大學對外漢語學院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主要從事現代漢語語法研究和對外漢語教學工作。現主持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1項,主持完成省部級項目2項。在《中國語文》《世界漢語教學》《語言教學與研究》《語言研究集刊》等發表論文20多篇。專著《呂叔湘著〈漢語語法分析問題〉解讀》(方梅、朱慶祥)由中西書局2015年出版。

>>>中國社科院語言所網信室編輯

今日語言學 

語言之妙    妙不可言

 

長按指紋,識別加關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xUXibLfnChRgxRlRfd4r5qQCpYzSibJS5B6ECuRLJiafasobb9caEL8wLiacdZ0BgVDL0UHW0bw9AoBEOPDIQRpqt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