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圖書館

通過應收票據擴張營收,這幾個風險你不得不防

最近幾年,不少企業通過票據方式擴張營收。瘋爺大致統計了一下,從2015年到2018年,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票據余額增加了3600億元,年復合增長率13%。

由于票據通常到期就必須償付,所以一般被認為風險較低,這一點跟應收賬款是不一樣的,特別是銀行承兌匯票。銀行承兌匯票其實是兩層利益關系:優質企業在銀行具備較好的信用,銀行為其開立匯票;企業拿銀行匯票對供應商付款,雖然沒給現錢,但是銀行由于到期必須承兌,所以,間接利用了銀行的信用背書,銀行和企業雙贏。對于優質企業,實質上間接利用票據進行了杠杠融資。

在當前的票據體系下,商業承兌匯票最長期限是6個月;銀行承兌匯票(電兌)是12個月。換句話說,如果你信用足夠好,可以在銀行得到最長12個月的賬期。從這個意義上,這與應收賬款并無太大分別。當然,你別抬杠啊。

接下來的問題是,票據到底有沒有風險,如何看待企業報表中的票據急劇擴張營收的行為。

這個問題,要從兩個方面區別回答。

一方面,要區分是商業匯票,還是銀行匯票。如果是商業匯票,對不起,6個月以后如果企業對付不了,持票人只能找這家企業催收,并轉為應收賬款。換句話說,其實供應商被這個“不誠信”的客戶騙了。因為商業承兌匯票較大程度依賴企業信用,通常都不會出問題,但是市場流動性緊張的時候,你不知道那個是好人。

如果是銀行承兌匯票,基本不存在不能承兌的風險。有人說,如果企業完蛋了怎么辦。法律關系先搞清楚。訂立票據行為在先,企業完蛋在后,只要你們雙方簽訂的合同要點沒有瑕疵,銀行就得承兌。企業(出票人)不能還錢,那是銀行跟出票人的合同問題,跟當前持票人沒有關系。那如果銀行就是不付款,那你只能人倒霉,跟銀行上法庭。

另外一方面,單獨說銀行承兌匯票。對于企業意味著什么?

企業A的下游客戶B開出銀行承兌匯票。A這邊確認收入,A可以拿著這票據去給C(稱之為背書),也就是自己的供應商支付貨款、采購款等等。借助銀行的信用流轉,企業的購銷活動都活起來了。

一般情況下,應收票據的增長伴隨著收入規模的擴張。通常也不存在太大問題。關鍵是有的企業可能太猛了。

舉個栗子!

正在準備上市的凱金能源(這個公司實際是寧德時代的影子公司,瘋爺寫了個稿子了),2018年收入同比增長了174%,到13億元。但是這個收入是通過應收票據的急劇擴張實現的。凱金能源應收票據2018年增長了3倍還多到4.5億元。由于凱金能源與寧德時代的業務高度依賴,有理由相信這個票據是寧德時代開出來的。

寧德時代光環足夠靚麗,所以凱金能源未來收入依然能夠高增。但是瘋爺提醒,投資者不要被這個假象給蒙蔽了,這個風險很大更隱蔽

在可見的預測范圍內,風險不在于寧德時代是否能否承兌。而是,凱金能源能否將這個模式復制到其他客戶那里。比方,天津力神、比亞迪等是否也愿意開具銀行承兌匯票采購凱金能源的石墨負極?如果不能,那么凱金能源只能回歸到傳統,沒有現金流,沒有辦法采購,規模自然難以擴張。

更核心的風險是寧德時代的天花板風險。什么意思呢?石墨負極作為上游,依賴于下游的拉動。如果下游需求沒有,石墨負極賣給誰呢?所以,既然凱金能源嚴重依賴寧德時代(貢獻55%的收入),那么寧德時代營收增長放緩甚或下降,就可能導致凱金能源收入增速銳減。

所以,通過上面的分析就知道了,票據只是一種收款行為,并沒有改變銷售的本質。銷售的本質是需求。這跟信用卡透支沒有什么分別是吧?

一些小的財務細節,總是暗藏各種風險。我們要做的是冷靜分析,歡迎就你感興趣的財務問題給瘋爺留言。

 

小貼士:票據會涉及幾個行為,出票、背書、承兌等等。A開具匯票給B,A是出票人,B是持票人;B可以將票據背書給C,C可以再背書給D,這樣,就有了背書人(交易前手)和新的持票人(交易后手)。中間的那個銀行就是承兌人。有時候票據還會涉及付款人。付款人跟承兌人不一定一個,不會的自己百度吧。不展開講了。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O0daDK6EBMNgB4GBwWCyUeVLYgVICoH3ibQ7KU3qTc2r02XcfMibWbwuMQeIJzjAicma8iblmcSFyxbhER1GBickMA/0.jpe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