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從小愛聽相聲的人現在怎么樣了?

愛笑的女孩兒運氣不會太差

同樣,愛笑的男生運氣也不會太差。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可以缺少幽默感。

有幽默感的人可以在生活的最低谷進行自嘲,有幽默感的人可以在成功的時候進行自黑。

他們認得清自己,看得清這個世界,沒那么好,也沒那么壞。

童年記憶

       80后、90后,兩個相愛相殺的群體,這么說應該不為過,因為這兩個群體既有分歧又有交織。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有交叉,小時候吃過的零食有交叉,小時候玩兒過的玩具有交叉,更重要的的是在那個娛樂水平不發達的年代我們聽到的相聲也有很大一部分的交叉。

       記得小時候,家里有一臺黑白電視機(我是80后),打我記事開始最喜歡看的就是河北臺的《笑一笑》這個欄目,那個時候郭德綱還是分頭,捧哏的是王玥波。平常沒事的時候在爺爺家的收音機了聽的最多的就是侯大師、劉大師他們的相聲,還有那些年相聲演員們創作的一些經典作品;牛群馮鞏的、師勝杰趙保樂的、馬季先生以及他的徒弟們、高英培范振鈺等等。再有就是看小品,很多經典的小品我們兄妹三個人都能夠按照原詞兒復述。經典的金句更是張口就來,那時候也沒想到有一天會說了相聲,就是單純的喜愛就是覺得好笑,因為笑可以緩解家庭矛盾、可以解除一個人的疲憊,驅走不開心留下一片笑。

首次登臺

       第一次登臺其實挺偶然的,2008年在國外維和的時候,有個戰友陜西的,另一個戰友四川的。倆人在臺上表演了一段相聲,看的老夫尷尬癥犯了,實在沒轍就把四川這個戰友替了,一是他普通話不過關,底下聽不清楚,二是這倆人臺上感覺就是背臺詞。那會兒我是在樂隊,跟人家混著彈吉他啥的。后來才開始了第一次說相聲,相聲的名字叫《爭》,大意就是講兩個人為了競爭維和之星進行一場比賽,說學逗唱全都用上了。那會兒感覺挺良好的,從此只要是晚會我就和陜西這個戰友搭檔說相聲,最高的記錄我記得是一中午寫了一段相聲,反響也還不錯。

       從那以后的九年軍旅生涯晚會上的小品相聲我都上過,還舔著臉給人指導過,雖然我的水品也不行,但比起生瓜蛋子們尷尬無比的表演還是有點心得。期間也遇到了許多專業的人士指點,后來就覺得不可收拾了,太想說相聲了。

雅趣軒的觀眾們

       雅趣軒現在有幾個群,有的活躍有的安靜。那些常聽相聲的觀眾,在群里聊天也像是在說相聲,抖包袱的技巧、節奏都很棒。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樂觀積極,生活的困難和不順,總能夠笑著面對,勇敢的解決。在這個群體里,沒有任何的不開心是一段相聲解決不了的,開心了就笑,不開心了就聽段相聲再笑。

       在現場,他們跟演員一起互動,臺上喊爸爸地下一片答應,臺上有紕漏一致的“咦”,讓演員既不尷尬又能夠巧妙的掩藏錯誤,他們喜歡演員們在臺上的現掛,一個孩子的哭聲,一陣手機鈴聲都能讓演員現場抓哏進行表演,他們期待著演員們嘴里的金句,他們期待著演員出錯了以后機智的彌補。滿堂的笑聲侵染著小小的茶行,演員和觀眾來回的互動無論是臺上還是臺下都是還那么的享受。這也許就是一種過癮,從而也成為了一種癮。

癡迷相聲

      觀眾需要培養,演員需要培養。愛聽相聲的觀眾給了演員們一方施展自己的舞臺,愛說相聲的演員們給了觀眾們聽相聲的快樂,挺好。聽著相聲長大的你還有我,都被這門藝術所吸引,都為他癡迷都為他的發展更開心。

       聽相聲是一種生活、說相是一種享受、懂相聲是一種追求,那些聽著相聲長大的人們,愿你繼續愛著相聲、享受相聲,更有一個完美的人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pCdcwqjXEz4AUFVzwd83drRvHALicoRMhS08UyMkqICtczI9GWxel0ldc5rsfjIvibTSF0uLzIiaCt5uEmOoWaF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