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能是這個?世界最愛慕虛榮的一群人


漢學家白魯恂曾在中國度過童年時代,他通過歷史學和心理學分析,認為人們的心理狀態普遍處于嬰兒哺乳時期的不安全感之中,進入成年人時期之后,表現為內心完全不寬容,行為方式上置對手于死地而后快。不寬容構成了最大的人性病癥,而且構成一種集體意識,導致歷史無法出現真正的改進。

千萬不要夸自己的小孩子是漂亮孩子。一個人在少年時代形成的某種隱蔽的觀念秩序,會長久地控制他的一生。事實就是如此,我們看到那些從小就被別人經常夸獎為漂亮小孩的人,很早就形成了關于自己是美人的心理積淀,很有可能就是這種先驗的心理意識,讓這個孩子好逸惡勞,一事無成。

 

為什么別人對我們的分析鞭辟入里,而我們卻看不見自己的問題,原因是我們缺少看見自己的基準條件。有些人的問題意識和辨析能力沒有得到基本的訓練,表現為在基本問題上不會提出問題。比如一個孩子是否好看,并不屬于自己的努力,從人性的角度看,一個人的外表的美和一個人的內心的美完全不相關。這種認識論建立在對每個人都絕對懷疑的觀念秩序之上。每個人都是有限的,每個人都是有罪的,小孩子也是如此。這種關于人性有罪的觀念判斷先于我們對一個具體之人的外表和內心的判斷。當這樣的基準條件建立起來,我們就完全沒有理由夸獎一個孩子的外在之美。

生活中這種沒有基準條件的判斷現象比比皆是。比如“偏激”這個詞,經常會有人指責他人偏激,但從不會追問,我是立足于什么基準條件來判斷一個人的觀點是否偏激。還比如“中庸”這個詞,儒家到底基于什么坐標系來界定中庸的尺度,我想他們是從來不會深思的。比如“復興”這個詞,到底基于什么價值譜系來復興,復興的目標是什么?人們考慮過嗎。

 

讀西方思想史的時候,大家都跟在別人后面討論“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但歐美人關于復興和啟蒙的價值基準點是明確的。

 

文藝復興的對象,是復興古羅馬文化,而古羅馬文化之所以讓人懷想,是因為這是一個繁榮的時代,不僅經濟繁盛,文化豐富,而且古羅馬帝國是一個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巨無霸帝國。相當多的思想家對古羅馬帝國充滿了懷想,奧古斯丁曾經因為古羅馬的衰敗走向沉思,因為人們無法理解如此強大的羅馬帝國為什么會走向滅亡,這種思考讓奧古斯丁寫下了人類思想史上著名的篇章《上帝之城》,言明人類社會任何意義上的偉大帝國都是地上之城,都帶有揮之不去的罪惡,任何偉大的城市都會走向毀滅,因此羅馬帝國的毀滅理所當然。人的目的并非追求地上之城,而是追求上帝之城。

 

一個基督教的偉大思想家反思一個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存在的問題,這是前所未有的偉大反思,是自己對自己的反思。正是立足于奧古斯丁的思考,有人終于發現了文藝復興的問題:過度彰顯人的意義,以至于人類開始整體遠離上帝意志。

 

至于人們耳熟能詳的啟蒙運動,原初意義是上帝之光照亮人類心靈,啟蒙的邏輯是上帝話語啟蒙人類,而不是人類掙脫上帝話語。所以啟蒙運動的第一階段的思想家,都立足于圣經話語思考,思想史上稱之為基于第一性的原理思考,所以又叫唯理論,這里的理,是上帝之理,圣經之理。上帝是完全理性的上帝,人類的理性是上帝所賦予的有限理性。這才是早期理性主義的基本概念。整個17世紀都是唯理論的時代,包括笛卡爾、牛頓、萊布尼茨、帕斯卡爾等一大批思想家以唯理論的方式工作。隨后,基于對唯理論思想的反思與批評,以洛克、休謨等思想家為主,展開了經驗論的思考,強調人的經驗意義,并拓展了(放大了)知識的工具理性。也就是說,經驗論意義上的啟蒙運動是以唯理論的啟蒙運動為前提條件的,從唯理論到經驗論,是一個思想的整體。后人學習這一段輝煌的思想史,既不能強調唯理論而忽視經驗論,也不能強調經驗論而忽略唯理論。知識分子在這里應該訓練自己的綜合的判斷能力。

 

無論是文藝復興,還是啟蒙運動,都與圣經傳統有著直接的關系。圣經話語是原動力。事實上這個時代的思想家之所以如此充滿熱情地思考,是因為受到了馬丁路德宗教改革運動的推動,而宗教改革運動是一場方法論極其明確的思想運動,其核心價值非常簡單,這就是“回到圣經”。

 

中國讀者討論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卻對圣經傳統一無所知,相當多的知識人甚至站在反圣經傳統、敵基督的立場。這種現象不僅表明中國知識人的無知,而且表明他們的狹隘。一群靈魂沒有得到有效擴展的人!這些人注定是糠皮,注定是稗草。當我看到他們的無知之處,我就有一百個理由與他們徹底決裂。

 

事實上,閱讀這一段思想史,如果保持一種綜合的判斷方式,會發現很多極其深刻的思想源流。

 

在這個問題上,我一直主張細讀洛克,而且必須是在細讀圣經之后再來細讀洛克。事實上洛克討論問題,通常都是立足于圣經話語提出問題和辨析問題,然后提出自己的經驗判斷。著名的《政府論》《論宗教寬容》《自然法論文集》都是這樣的思想進路。

即使是一本非常大眾化的《論全面教育》,洛克也強調圣經話語的前提意義。比如洛克說,不能從小夸贊一個孩子美麗或好看,因為這些外在特征并不是一個人努力的結果。由于虛榮心是人性的原罪常態,一個從小就被夸外形美麗或英俊的人,長大后變成廢物的可能性極大,虛榮心會徹底毀滅一個人。

這是非常不同于我們中國人的一種教育理念。我們從小不僅被告知自己美麗動人,人見人愛,而且總是被告知我們所在的文化傳統博大精深,我們的歷史悠久地大物博,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要形成對傳統和地理的懺悔與反思。當這樣一種“集體虛榮心”成為常態,我們的生活必然麻煩成堆。從一個孩子的外表虛榮心到一個國家的文化虛榮心,從一個人的個體虛榮心,到一個社會的集體虛榮心,我們可能是這個世界最愛慕虛榮的一群人。

 

所以,人對自身的認識,構成人類發展的基礎。而一個人要真正認識自己,必須首先認識上帝話語,讓上帝話語成為自己的認識論的基準條件和方法論。洛克《人類理解論》、萊布尼茨《人類理智新論》、貝克萊《人類知識原理》、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米塞斯《人的行為》都是這個領域的扛鼎之作。他們立足于基督信仰傳統思考,建構了一套穩定的關于人如何認識自己的方法論體系。如果華人思想界無法在傳統、思辨與效用的邏輯鏈上全面學習圣經傳統,我們的結局就只能是要么誤讀,要么視而不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W34YvIibjazHvNic4fNOvpqcS8NDsM2HlpEFwjKEt3wmdh1QPEDHnPG7ibFo74mtXSTxRla3acegxA5iawLYdeqiay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