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紋身

【聽歌】

非常高興Z小姐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在這里發一些廢話。

 

人其實是很主觀的生物,每個人都會被外表帶偏,從而想象這樣外表的人帶有什么樣的性格。

例如一個胖子,就會覺得他是“油膩的 猥瑣的”,例如一個農民工,人們就會覺得他是“無知的 低俗的”,當這種主觀臆測與實際內容產生不符的時候,或者說,這個人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樣子時,你就會產生兩種情緒—厭惡和害怕。

 

不要否認,因為我就是一個胖子,我還是一個文字中的農名工。

 

我有一個紋身,也就這么一個。我惜命又惜肉,也對龐大腰圓的紋身老哥抱有本能的“敬畏”,紋這個紋身的時候,我正面對著生活的毒打,簡單來說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至今存在酒吧的科羅娜還有1920瓶,你大概想象我那時候在酒精的海洋里如何歡快劃水。

 

終日喝酒、熬夜、看著天明再渾身無力地睡去,拒接很多人的電話,也對很多人破口大罵。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失敗,只能靠回憶來撐住現實。

 

事情并沒有好起來,我賣掉了我的車,買家是個不敢開快車的油膩中年男,兩只手用力把著方向盤,表情專注而神圣。試完車,讓我把我的改裝件都卸了,把原裝件裝回去。對于他這個年紀來說,這些改裝件就像不合時宜的情緒外露,是他們不再敢露出來的,對于衰老的妥協,他們習慣把這種衰老叫“成熟”。

 

那天晚上,車店只有我一個人,我慢慢地拆,叼著煙。紅色的卡鉗,碳纖維的全包,多功能方向盤....人就是這樣,老了以后總會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東西,哪怕不是最好的角度,它終于恢復了它最初的樣子,衰老而“成熟”。

 

紋身是交車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那天我開著一臺除了喇叭不響哪里都響的破飛度,在車里一根接一根抽煙。紋身很疼,那些和我說像是螞蟻咬的人,我再給你組織一次語言的機會。

但是紋身更疼的地方在于,你明明知道很疼,你還是不敢躲,你還是得對著那個滋滋作響的機器把肉迎上去,這是一種類似于心靈的鞭撻,肉在輕顫中帶著一點自找的無奈。

 

還好紋身比較短,連紋帶修花了40分鐘,1500人民幣,它被紋在右肩胛骨的位置,只要不脫衣服,就不會有人看到。他更多的意義像是背負,也像是給自己的一個承諾,給這段時光留下了一個暗黑色又纖細的印記。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出自《刺客信條》

翻譯成中文——萬物皆虛 萬事皆允

 

如果你想要得到它,那么別的東西對你來說,都是虛無的。

如果你認定要去做那一件事情,那么沒有什么事情會對你產生制衡。

 

可能我現在才能回過頭,給那時候的我自己一個概括,無可奈何地開始被推向、走向成熟,走向衰老,就像所有人看這樣一個胖子,就應該是油膩的,猥瑣的。當這種主觀臆測與實際內容產生不符的時候,或者說,這個人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樣子時,你就會產生兩種情緒—厭惡和害怕。

 

When other men blindly follow the truth, remember...Nothing is true.When other men are limited by morality or law, remember...Everything is permitted.

當其他人都盲目追尋真理的時候,記住,萬物皆虛。當其他人的思想都被法律與道德所束縛的時候,記住,萬事皆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vgDicjnUfhJ1XmY2QATn0s1cKWQ27Un2rVOlo06Z4HUAgiaa86Inb5Ub2mqicjaHZ69WLiadtzRWRLokRb5tVSHpF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