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圖書館

道格的創業歷程及對AVPN未來的思考

AVPN按

道格·米勒 (Doug Miller)先生是 AVPN的創始主席。他當初是在什么想法的驅動下創建 AVPN的?雖然去年從董事會主席的崗位上退休了,他仍然十分關心 AVPN的下一步發展。他對這個“孩子”的未來又有怎樣的期許?答案就在這篇文章中。原文刊登于 AVPN博客版塊,https://avpn.asia/blog/dougs-founding-journey-and-reflections-on-the-future-of-avpn/

“我們都應該以某種有意義的方式,利用我們手里有的東西,回饋社會。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旅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發揮作用。”

-- 道格·米勒

2002年的時候,我當時在做私募股權的工作,我領著來自9個國家的27位朋友,前往越南掃雷,這是一個慈善募款活動的行程。我們中的一些人開始討論我們當時資助的項目。我們不僅對我們提出問題所獲得的答案不滿意,而且強烈地認識到我們的項目缺乏有效性,不具備透明度,衡量影響力的方法也很差勁。顯然,需要做些什么。

從私募股權到公益創投

 當我們發現公益創投與私募股權在投資原則上非常近似時,我們感覺好像偶然發現了慈善界最不可思議的新想法,我們非常確定。

 

于是我們開始在歐洲創建一個社會影響力網絡,在當時還很少有人真正聽說過"公益創投"或者"社會投資"這樣的詞。我們當時的主要目標是確保一些商業概念可以被整個社會部門接受。這些概念包括嚴格的盡職調查過程、戰略性思維、以成果為導向等。我們也認識到長期資本的重要性,并最終意識到,每一個社會目的型組織 (Social purpose organization, SPO) 實際上是一個商業機構,需要有效運作,并為社會提供可衡量的價值。

 

坦率地說, 2005年我們在歐洲開始做的時候,還沒有什么戰略規劃。我們只是看到了一些問題,決定進入市場,想試試我們可以聯系哪些機構,看看會發生什么結果。在第一年,我們只吸引到了8個成員機構,但我們堅持做,到第4年,成員機構超過了100個。兩年后,我們前往亞洲,復制歐洲公益創投協會( EVPA) 在歐洲取得的成功模式。我們在亞洲的發展速度比歐洲快得多,在11 個月里我們就吸引了100 多個成員機構。

從歐洲到亞洲及更遠的地區

亞洲的每個國家在文化、經濟發展、政府政策方面都獨樹一幟。慈善基礎設施的歷史和歐洲相比比較短。同時我們觀察到,亞洲社會領域的邊界比較模糊,這使得亞洲能夠利用更廣泛的金融工具來更好地滿足SPO的需求。因此,我們需要創建一個更廣泛的網絡,并且通過連續性的資本,來適應亞洲社會領域的多樣性和金融工具的廣泛性。這也基本塑造了AVPN目前的架構和戰略,我們要在這一概念的基礎上鼓勵社會投資領域的更多合作與創新。

在六年時間里AVPN的成員機構達到了500家,并且成為亞洲唯一的此類平臺組織,成功服務于各類社會投資者。

 

那么下一步我們要開展哪些工作來確保AVPN繼續為成員機構增加價值,并引導更多的資本來創造社會影響力呢?

 

我們需要整合慈善家和投資者開展的工作

 人們可能犯的最大錯誤就是思想過于狹隘。我們必須整合慈善部門和影響力投資部門,因為兩者相互依賴,才能在大規模創造社會影響力方面取得成功。慈善部門可以承擔更多風險,促進創新,支持初創企業。影響力投資部門由于需要創造財務回報以及可衡量的社會影響力,難以承擔早期企業的風險。但是影響力投資可以在適當的情況下,把社會企業和非政府機構的新方案轉化為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實現影響力的深化。

 

我們應深化與企業和政府部門的合作

 企業的作用非常重要,這是因為除了金融資本之外,他們還提供另外兩種資本:人力資本和智力資本。政府部門是政策制定者,在我們希望看到實現影響力的所有領域,如衛生、教育、環境,政府部門對于成功的想法和項目實現規模化,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協作是實現大規模、可持續影響力的關鍵

執行自己項目的個人或組織有一個"感覺良好"的因素,但如果他們采用更全面和協作的方法建立起更具具體影響力的更可持續的組織,那么工作會更有效。例如,一個組織可以在某個國家的貧困地區改善教育狀況,但如果他們與其他開展如醫療保健、財務管理的組織合作,工作效果會更好。廣泛和深入的合作是必須的。

 

同時確保我們與社會目的型組織密切合作

我最大的擔憂之一就是有錢有權力的人認為他們才是擁有答案和解決方案的人。在幾乎所有情況下,資助者并不能真正交付社會影響力;能夠交付有效、可持續社會影響力的通常都是運營的非政府組織或者社會企業。因此,我們需要給予他們最大的尊重,提供多年期的資助,并設定有雄心、但同時還要現實的KPI。

 

不要忘記下一代

過去50年來,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我們這一代人留給下一代的是大量的問題,我們沒有以我們應有的姿態去解決這些問題。我們現在需要采取行動。亞洲尤為重要,據預測在未來5至7年間,35%的財富將轉移到下一代的手里。我們必須激勵并賦能這個群體,幫助他們以更好的方式推進這項工作。

 

衡量成功 展望未來

 要讓我評價這兩個平臺機構給后世帶來的影響,顯然難以衡量其歸屬。雖然具體的數據難以捕捉,但正是成員機構的強勢增長、成功案例、吸引強有力的合作伙伴激勵我繼續前進。

 

EVPA 和 AVPN 無疑對生態系統的建設產生了影響,越來越多的組織成為成員機構,并正在開展更具戰略性的社會投資實踐。

 

我們也跟蹤成員機構的成功案例,得益于成為我們共同體的一份子并與我們合作,他們成功地與其他機構結成合作伙伴,朝著實現目標而努力。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家樂氏公司發起的“光明啟程”計劃,以抗擊在印度兒童中存在的營養不良問題。另一個例子是瑞士信貸公司與 AVPN共同開發的社會企業開發工具包,以幫助社會企業更好發展。【AVPN注:這兩個成功故事請分別參考2月14日、5月28日的微信推送】

 

如果我們把這些例子乘以800,也就是AVPN 和 EVPA 成員機構的總和,就可以對我們工作的成果略見一斑了。當然我們也在尋找更好的方法來衡量我們創造出的影響力。盡管兩個組織已有扎實的基礎,但真正的影響力來自于為成員機構開發出更多的服務項目,同時在所有的市場實現更深入的滲透。

我堅信,AVPN在亞洲的的影響力只會日益加深,因為我們有一支深受鼓舞的團隊,為建設有韌性、能夠彌補社會基本缺口的生態系統帶來創新和創造性的想法。我們的團隊還在不斷壯大,以滿足成員機構對我們提出的更多要求,他們提出正確的問題并尋求最有效的解決方案。

很多人知道我于2018年6月從AVPN董事會主席的崗位上退休,現在我作為國際公益創投中心(International Venture Philanthropy Center)創始主席,專注于創建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網絡。我們在這兩個地區都有優秀的團隊,同時當地市場對這樣一個網絡平臺也表現出濃厚興趣。當然也正如預料的那樣,還有很多困難要克服!

請允許我為我們的團隊、成員機構、資助機構、以及所有努力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人們送上我最好的祝福!我希望你們也感受到鼓舞,加入我們,和我們攜手,共同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道格·米勒

關于道格·米勒

道格·米勒(Doug Miller)是歐洲公益創投協會 (European Venture Philanthropy Association, EVPA) 的創始主席, 也是亞洲公益創投網絡 (Asi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 AVPN) 的創始主席。兩個組織催化以更具戰略性、協作性、以成果為重的方式推動創造可持續的社會影響力。

EVPA與AVPN在49個國家擁有800個成員機構,通過將包括資助機構和社會目的型組織在內的重要利益攸關方連接起來,并為之賦能,實現更多的金融資本、人力資本、智力資本流入社會領域。

道格是美國人, 現居住在波士頓, 早年在英國生活了 3 0多年。他在金融服務領域擁有超過40年的企業經驗, 主要從事私募股權工作。值得一提的是, 在 1990年到2010年間, 他創立并經營國際私募股權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Private Equity Limited), 在歐洲和亞洲開展的工作實踐使他的業務專長日臻成熟。他目前擔任歐洲和亞洲多個公益創投和社會影響力基金的顧問局成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oj3MfhOtV75EWYOsia8ich8X3TDGTuol8VKjFK9wg9od721FWghcwqT8AqvYN7rS5sWjsBQUeRicPOqa08pkHbkeA/0.jpe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