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新華|竇紅宇老師作品分享暨簽售會后記

書香新華書友會

2019.6.15,書香新華書友會在曲靖新華書店·曲靖書城舉辦著名作家竇紅宇老師作品分享暨簽售會。竇紅宇老師分享了自己的讀書感悟和創作經驗,從各地趕來的忠實粉絲們齊聚交流,現場氣氛活躍。書友們紛紛分享了對竇紅宇老師作品的讀后感。

書友 劉晶的感悟

很榮幸接到書香新華讀書會秘書長李曉燕女士的邀請參加今天的讀書會。很高興見到久仰其名的作家竇紅宇先生!我一口氣讀完竇紅宇先生的中篇小說《花紅》,語言非常有特色。文中大量的云南方言、俚語,讀起來朗朗上口,非常活潑生動。小說講述的是一個代孕的故事。當然,代孕在我們國家是非法的,但是已經形成了巨大的產業鏈。作者的視角就是集中到這個現實生活中客觀存在的“買方”和“賣方”。從找人傳宗接代、借腹生子的有錢人劉莉一家的恣肆、驕矜甚至有點飛揚跋扈到代母劉花紅及丈夫關小貴一家四口的貧窮、絕望。作者平鋪直述不作任何渲染和評論。正是在這樣一種宛如面對作者講故事的敘述中,我讀出了作者的悲憫情懷。代母劉花紅十月懷胎、嬰兒呱呱墜地后,生活極端窮困,一家人眼巴巴等著十五萬元代孕勞務費的劉花紅一句“錢不要了!這孩子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他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可謂石破天驚!似乎聽見作者在說“錢算什么?!”滿含著對最底層、最善良、最無助的人們的同情和謳歌。小說到此戛然而止,給讀者留下關于情感、倫理乃至法律方面的思考。

書友 田斌的感悟

竇老師剛才的講座,我個人總結一下,其實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在當下這個全球化的時代,中西文化深度交流、碰撞、融合,作為中國人,該怎樣堅持“漢語寫作”的問題,怎樣堅守中國文化的本位立場問題。我認為,應該回歸到中國的“中國性”。就是,積極大膽吸收借鑒外來優秀文化,但又不忘記中國文化的根本,不成為任何別的國家的文化復制品,以中國人的視角,回應時代的真問題、大問題,對人類的未來有強烈的人文關懷和價值追求。我認為,相比于英語這種“科學性語言”,漢語,是一種“藝術性語言” ,漢語具有的模糊性、暗示性,形象性,非常適合文學創作。所有的文學作品,語言的形式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也是作家個人風格形成的表征,所以,漢語寫作,首先就必須體現民族形式,不能削足適履,盲目模仿西方文學的語言形式,而是要回歸中國的文學語言傳統。去年,我看了上海作家任曉雯的長篇小說《好人宋沒用》及她的一些中短篇小說。任曉雯說,她自己開始回歸明清筆記小說的語言,文字簡潔洗練,言有盡而意無窮。恰好,竇老師也非常認同這個觀點,認為,一百年以來的白話文運動,把中國自己的文學傳統打斷了,所以,竇老師自己在《斑銅》的創作中,也嘗試回歸到一種精致的白話文,有時,甚至半文半白,在結尾,還創作了古色古香的斑銅賦。…..

發現更多精彩

關注公眾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81fKfnS5Z3a4F68NK5SrbesU35qrQ2EDouOGav5lotFYvrJL15U1ZxG7jGibts9tYonMym0Hvqtot08RmNiaorG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